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22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黑天鵝筆記與黑天鵝的媽

        黑天鵝的媽對黑天鵝,未必有肉體虐待,但肯定有精神虐待;黑天鵝的媽是典型的擅權的媽媽,把自己的不如意寄託在女兒身上,卻嫉妒女兒的成就超過自己;她也 許關心女兒的生活,卻把她壓得喘不過氣。這女兒雖有「自己的房間」卻沒有「自己的隱私」。媽媽可以隨時走進女兒的房間、可以不顧女兒年齡意願的想幫她剪指 甲就剪、可以隨時脫下女兒身上的衣服卻完全不在乎成熟女兒現場的羞愧反應、還有當女兒想探索自己身體時,發現自己情慾自主的障礙便是自己的媽(在自己房間 自慰卻發現媽媽就在旁邊)。
 
        黑天鵝的娘確實付出了「付出」與回應,但她的愛缺乏了「尊重」,她不尊重自己的女兒,不把她當完整自主的個體:「白天鵝」其實只是母親慾望的投射,因為若 無法成為白天鵝,則女兒無法獲得母親的愛。這種擅權的母親的愛本身便是虐待,為了「女兒不想吃蛋糕,直接把蛋糕丟進垃圾桶」算是利用對方的罪惡感進行勒 索,至於女兒之所以願意接受勒索,也無非為了繼續獲得她媽媽的愛。於是這對親子的結合是虐待與受虐的結合:虐待者的手段是削弱受虐者的主體性,而受虐者以 壓抑自己的主體性,交換媽媽的信任。
 
        直到舞台總監開啟白天鵝的情慾世界,這個施虐-受虐間的平衡才終究被打破。本來情慾便是自然,情慾是追求「生」的本能,在情慾被啟發之前,「白天鵝」的「白」,其實是「死白」;這種所謂的純潔,只是受虐者失去生命氣息的象徵,可是內在情慾一旦被啟發呢?
 
        「黑」看似邪惡,實則這「邪惡」,是就施虐者的角度作定義;施虐者不願受虐者有「自己的」想法,死白的純潔包裝的是施虐者本身的愛死亡傾向;於是施虐者把 生命的本能發展視作是「黑」,把受虐者的自主行為定義為「背叛」,如此施虐者便可繼續享有「母性的光輝」,並能繼續將女兒定義作「邪惡」。但情慾本身不但 無關黑白,而且黑天鵝振起的翅膀,便象徵自覺的靈魂不可能再回歸母體的懷抱。所以最後那一幕黑天鵝他娘的表情真的很微妙……
 
        你覺得最後那一幕,黑天鵝他娘的表情,到底是什麼意思?
 
        黑天鵝的自殘,壓力來自母愛的精神虐待(甚至她也有可能享受這樣的虐待而不自知);至於黑天鵝她娘雖然未必從折磨他人中獲得快感,至少能從折磨女兒的過程 中平衡不得志的遺憾。正如很多擅權的母親一樣,她們其實不期望子代有自己的想法,相反的他們會期望子代永遠都在掌握之中,並且為那副欠缺靈魂的空殼,冠以 「美白」的讚譽;但生命的本身就充滿變數,只要子代沒被親代的愛死亡傾向感染……
 
        生命終究會找到出路。
 
        雖然出路的代價,可能便是死路。但卻是「活出自己」的唯一證明。

 
 
        黑天鵝筆記:藝術家跟哲學家的成就之道有點類似,這兩領域都必須探究人生的黑暗面,不同的是哲學家認識黑暗是為了見到光明,藝術加見證了黑暗,道士有可能就沈溺在黑暗裡,因為對人性黑暗的透徹與作品深度往往成正比,這部片,就隨意寫幾個「第一念」吧:

1.見證光明前,要見證黑暗;見證光明的程度與見證黑暗的程度正相關。
2.有所成就前,要嘛大病一場,如王陽明(不是藝人王陽明)龍場悟道;要嘛大瘋一場(如本劇);總之小迷小悟,大迷大悟。
3.「精確控制」與「美」有隔(這就是儒家學術通常被排除在「美」的範疇外的原因),所謂美,總有魔性的、執著的、放任的成分(所以中國藝術精神是透過道 家展現)。但完全不受控制的狀況,又叫做「淫」(也就是太超過)的意思。所以表演如果「完全在控制範圍內」,就乘了「匠氣」;完全跳脫尺度範圍外,又是 「淫逸」;最後大家公認認的美,大約是「可接受範圍內的失控」。
4.但控制的難題便在於:如何讓失控在控制範圍內?
5.於是「性」再次成為難關,對性沒理解,無法傳達出「真性」;但「性」本身就是最大的風險,「性」意味要把自己的身體給出去,表演者不就是「把自己的身體給出去」?問題是如何「既要把自己給出去,又把自己安全回收」呢?
6.所以媽媽扮演一個很有趣的角色,媽媽是保護者?禁錮者?加害者?還是後害者?
7.不巧媽媽又是最難過的一關:媽媽在試圖控制「早已不是小孩的小孩」,媽媽成為小孩在性的探索上的最大障礙,媽媽的過度保護正好成為小孩的心結,難題在沒多少媽媽有膽量嘗試無為而治。
8.白天鵝是「別人說的好」,黑天鵝是「自我對白天鵝的反抗」,黑天鵝宰了白天鵝是自我的覺醒(本我殺了自我),但黑天鵝連自己都放下了,那就算超我了。
9.總之再見到「大美」前,你可能得真的先瘋一次;所以如果你還沒見到上帝,有可能是你,瘋得還不夠!

 
 
參考資料:
佛洛姆「愛的藝術」:「缺乏愛的第三個元素——尊重——責任很易於變質為控制和佔有。尊重並並不是懼怕和敬畏。依照字源(respicere)它意指一種能力。他人是什麼樣子,我就照他的樣子來認識他,認知他獨持的個人性。尊重的意義是我關懷另一個人,讓他依照他自己的本然去生長,去發展。因此,尊重意含著我對他人沒有侵佔剝奪的欲望。(P43)」
 
佛洛姆「人的心」:「生命的特質是以建構性的、機能性的方式來生長,然而戀屍性的人卻愛一切不生長的、一切機械性的東西。(P34-35)」、「有 的母親只關心她孩子的疾病、失敗,和對未來黑暗的預測;但是對於一件好的可喜的改變,她卻一點不受到感動:她孩子生命中任何新的成長的東西,她都不注意。 我們可以發現她的夢境常常是疾病、死亡、屍體和血。她沒有用任何顯明的方式去傷害她的孩子,然而,她卻慢慢扼殺了他生命中的歡樂,他對生長的信念,而最後 用她的戀屍性性向將他感染(P37)」
 
佛洛姆「逃避自由」:「受虐傾向中,最常表現的形式是自卑感、無力感與微不足道感。有這類情緒的人,一方面有意識的抱怨這些感受,希望加以擺脫,但某種無異是的力量卻驅使他們自覺卑微與不重要。(P168)他們無法肯定自己,也不敢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們往往無法體會「我要」與「我是」的感覺。(P168)在更極端的例子中,人除了貶抑自身與順從外力,還出現傷害自己、折磨自己的傾向。(P168)在絕大多數情況中,這類行為往往經過適度合理化,受虐式的依賴會被認為是對對方所展現的愛或忠貞,自卑感被認為是對自己缺點的充分認知,讓自己受折磨苦難,則被視為來自無法改變的環境因素。(P169)施虐傾向通常也存在這種性格中……有三種施虐傾向會幾密交織在一起,一是意圖使他人依賴自己……另一種傾向是不止有絕對掌握別人的衝動,還要剝削、利用、偷取她們的一切……第三種施虐傾向是要使他人受苦,或想看他人受苦……(P169)這類傾向往往以反向作用偽裝成對他人過度的善意或關懷(如「我管你是因為我知道什麼才是對你最好的/我曾被傷害,所以我傷害別人,只不過是單純報復」)。(P170)」「每個人身上或許都能發現某種成度的施虐與受虐特質……一個人也許完全被施虐欲所支配,但在他的意識中,卻相信這麼做只是責任感使然;甚至,他可能並未發展出任何明顯的施虐行為,而是充分壓抑內心的施虐趨力,使他看起來完全不具有施虐傾向。(P187)」

 
冷暴力:揭開日常生活中精神虐待的真相 瑪麗法蘭絲著,台北,商周,城邦文化出版,2015年5月
 
 
掌控欲:
頁45:當發現「所愛的人」不符合期待,或彼此關係太過依賴,精神虐待的衝動便會升起。
頁46:施虐者不言而喻的訊息是:「我不愛你」,卻始終不肯明說,免得伴侶求去,但又以間接的方式透露。伴侶必須安分,且不斷因期待落空而遭受打擊;施虐者也會防止伴侶有自己的想法,以免察覺到自己受虐。
頁46:在正常相處的情侶之間,即使有掌控的元素存在,也應該是能帶給彼此自戀的強化作用。……然而以自戀的施虐者為主導的情侶或夫婦,其關係可能會致命,因為毀謗、暗中傷人是例行而有系統的進行。
頁46:精神虐待中必須要有過於忍讓的伴侶才能發展下去。
 
間接暴力:
頁76:以間接方式進行,施暴者想要摧毀的對象大多是配偶,最後卻禍延子女。子女因為在現場,又不願與被害者的父或母斷絕關係,於是也成了受害者。他被當作『那個人』的孩子來攻擊。
頁77:父親或母親無止境的羞辱另一人,子女別無選擇,只能自我隔離。它不可能建立完整的自我或培養出獨立思考的能力,假使他無法靠自己找到解決之道,內心就會帶著部分傷痛,而這傷痛日後還會重現。
頁82:操縱子女十分容易,子女會幫所愛的人找藉口,他們的忍耐沒有限度;對於父母的所作所為,他都能原諒,並將過錯轉嫁到自己身上……以受苦做為要脅是常見操作子女的手法。
 
頁86:有些孩子天生在某方面比父親或母親強得太多:太聰明、太敏感、太好奇。父母為了掩飾自身的不足,便抹煞子女最大的長處,對孩子的成見隱藏暴力的性質……父母打著管教的幌子,澆熄了自己欠缺但孩子擁有的生命火花,粉碎孩子的意志和批判精神,從而使孩子無法批判父母。不過在任何情況下,孩子感受最深的是自己達不到父母的期待。
頁88:精神虐待會對家庭造成可怕的傷害,它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侵蝕感情和人格,加害者隱匿暴力的手法常常高明到被當成大好人。這種有害身心的過程會在第三者加入時更顯得扭曲,通常是父母中的一人也不自覺的遭到控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