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24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我們這些所謂現代人該怎麼看待古代的婚姻家庭社會?

        每個時代的人,都有自己的時代問題得處理,一般而言,那個時代會採取的方式,就是那個時代「大多數人」都覺得可接受的模式;但因為只是多數人可接受,所以 一定會友少數人覺得不能接受;每次時代演進基本上就是「當少數人變成多數人以後,修改了規則;當然隨著多數人慢慢變少,少數人慢慢變多,到了一個臨界點, 遊戲規則會再換一次。

        其實如果看看我們人類的近親,其他靈長類動物,我們會發現我們是試過最多可能性的物種,黑猩猩是父系社會,其他使用母系社 會與雜交制的靈長類也都有。那麼 是什麼條件影響其他靈長類動物的兩性關呢,有一種說法是食物來源;那麼同為靈長類的人類是否由食物決定兩性關係呢?我的看法是在一定程度上成立,不過人類 因為有更強的環境適應力,所以我們可以選擇「對自己的族群最適合的方式」,當然,這也是我們煩惱的由來。

        我們人類試過各式各樣的可能性,這些試 驗只要是在「當時」是流行的,就意味這樣的制度在「當時」具有適應性;不可否認所有的社會制度都犧牲了少數人的利 益,也只有當少數人成為多數人的時候,所謂的規範才有可能鬆動或改變。我們人的煩惱在於我們總必須不斷調整自己去適應自己不喜歡的規範,偏偏任何規範處理 了前一個狀況一,可能就生出下一個問題二。但因為我們是「人」,當我們有機會選擇改變的時候,我們會在某個時間點選擇做出改變,並且承擔改變後的成果。

        包含所有好的,和不好的。

        所以對於這「一路走來」,我的看法是:我們應該可以宏觀的去看待曾經發生過的一切,並理解「在怎樣的條件下,人會怎麼做」,那麼是否有些原則可以超越時代?我看是有的。

        我覺得是人的善念。

       
人的外在行為,畢竟被世俗法規所限制;但身而為人,我認為只要秉持善念,不管在怎樣的時代背景下,都可以用自己的善念經營友情、愛情、與人際關係。

       
        這大概算是普世價值吧。


 

        到了21世紀,很多傳統宗教與價值觀都面臨挑戰,不管是被當靶練很久的儒家還是基督教,對基本教義派而言,都會有很看不過去的事情得面對。在我看 來,只要人類文明還在,這些老字號宗教都會繼續存在,但勢必得轉型或修正部分教義,其實這也不難,者兩千年來,現存的宗教都做過相當程度的重新適應。當然 今日當我們面對思想信仰的衝擊時,我認為應該分成兩個層面看:

1.回歸基本經典:教主本來到底是怎麼說的?
2.重新適應:在不違背金律的狀況下,宗教應該可以有新角度詮釋。


        先從2來說,在教主時代,受限於經驗與科技,很多事情,教主不知道其實無所謂,比方說佛教的宇宙生成論當然不符合現代科學觀察的結果,上帝也未必七天造世 界,但佛教的重點本來就不是宇宙生成論,基督教的重點也不是上帝幾天造世界,接受現代宇宙生成的科學觀,與成為一個虔誠佛教徒與基督徒無關,承認現代科學 的宇宙論其實也完全無礙佛教教義或基督教義,在這些「教主當年不知道,若他們知道也會欣然接受」的部分,宗教教義當然可以當作是故事就好。

        至於另一個要點,就是重新回歸經典「本義」,教主的本義到底是什麼?我們自己的信仰會不會根本是違背教主本義的?這當然很值得檢討,比方說:孔子明明是教 我們「忠於自己的良心」,不過學校教的好像是「孔子要我們忠於自己的上司」,可是實際上孔子就是「忠於自己的理想,不幹上司的頭路」的人物啊,他願意救自 己的國家,但他也願意去外國找工作,這兩件事根本不相違背,所以孔子不是教我們「忠(於自己的理想),不忠(於外在的利誘)嗎?」所以如果你說「老師說孔 子說要忠於自己的上司!」那就是老師教錯了。回歸正題,耶穌跟孔子會怎麼看待多元成家?

        孔子最大公約數的大原則是:「仁者愛人」,耶穌最大公約數的大原則是「愛世人」,基本上最大原則就是:「破除成見,去愛你不認識的人」。

      
  破成見,愛他人,意思就夠明顯了,其他還需要多解釋嗎?

===================================


        哲學的實用討論,我比較傾向把焦點聚在「仁」(動機,或說是:真實的感觸),因為這相對比較容易討論,畢竟每個人都不免受限於自己的時代,若要論細節,反而會容易 失焦;比方說「報仇」,孔子時代報仇是合法的(當然還是有當時的條件限制),孔子也主張該報的仇絕不能不報(孔子對這議題沒打算溫良恭儉讓);不過隨著時 代變遷,「報仇」的行為慢慢被定義為違法,至於「伸張正義」的職務則由政府代償;此後的知識份子當然也就不會再堅持「報仇」而會主張回歸國家的法治面解決 問題,孔子若在世,我認為「聖之時者」也可以跟著學習新規則,如果不違背「仁」的話。

        多元與亂倫不同,從人類進入文明世界以來,迄今為止,亂倫都是罪,亂倫的本質是「生命退縮回子宮」,亂倫的背後是「恨生命」情結,亂倫結與所有哲人的 「道」都背道而馳,因為「道」的本質是「生」,亂倫卻是「滅」,哲人的「道」追求的是生命的自立與發揚,亂倫卻是依戀愛死亡的傾向,所以到目前為止,不會 有哲人認同亂倫結。

        至於多元或同志,在醫學與法律上都早已除罪了,這與自我膨脹無關,至於天地運行,「萬物並作,吾以觀復」,老子應該沒什麼意見,「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孟子大概也沒什麼意見,至於孔子,我想他會說「汝安,則為之」。
無論如何,「成家」是兩人是否相愛之事,如果說生命的三大毀滅傾向是亂倫、自戀、暴力;我不認為多元成家涉及這三個問題;那麼,哲人有什麼理由說它不合「道」?

        儒家的道,是「仁(愛別人)」,道家的道,是「自然(愛他就要讓他以自己的方式成長)」,所以在這樣的前提下,我還是看不出多元成家哪裡不合「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