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1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淺說沈從文蕭蕭

        我以為沈從文的蕭蕭,不用談什麼誰批判誰,也不需要講是什麼同什麼的鬥爭,不過就是個自然而然的鄉下,幾個自然而然的男女,在自然而然的家庭,自然而然的讓 事情發展。故事裡不需要有「壞人」,也不需要有「可恨的人」;反正就是蕭蕭當了童養媳,過的生活也不算差,然後在生理成熟後,被「敢做不敢負責」的男生騙 了懷孕;然後情郎也跑了,年紀小小孩不會吃醋的丈夫卻不願讓大姊姊離開,一家子雖然曾經打算把她賣了,但終究也沒真的賣了;最後孩子生了,「家」也諒解 了,和小丈夫真的圓房也真的生了「自家」的孩子,一家人繼續過著該是一家人的生活……這樣不也很好,不然真要出人命死了一掛人,才算文學嗎?
 
        當然蕭蕭中還有個重要的概念:「女學生」,女學生之於蕭蕭,某種成度上像是獨孤求敗之於金庸小說。獨孤求敗在金庸小說中式個從未以實體出現的角色,女學生在蕭蕭中,則是一個從沒台詞,但很有影響力的角色。本文中的「女學生」,是一種象徵、一種期待、一種「革命尚未成功教育仍須努力」的概念,也可以說是「啟蒙」。從沒唸過書的蕭蕭只能從別人的口中「聽說」女學生是怎樣的人物,也曾經幻想過如果自己是個女學生又是個怎樣的光景,然後跟兒子說:「女學生也來了!明天長大了,我們也討個女學生媳婦!」。
對蕭蕭與當時整個中國來說,「女學生」象徵新的期望與新的問題,不過在這小村莊裡,衝突不存在。或者說:就算有衝突,也沒那麼嚴重。畢竟連蕭蕭抵觸「已婚生別人的子」這禁忌,家人都覺得可接受了,「女學生」對「傳統宗法制度」有那麼大的挑戰嗎?言重了!
 
        也許用現代觀點來看,蕭蕭與村民可以算是無知;但在「他們的」世界來看,他們「具備他們一生足以運用的知識」也就夠了。也許用現代觀點來看:「這幫村民連女人的社會價值是什麼都不知道!真是愚昧!」但實際上這家人既沒搞死蕭蕭也沒虐待蕭蕭,即使在貌似「封建」的刻板社會中,這些村民還不夠溫柔敦厚?也許用現代觀點看:「這些村民連現代法律與現代生活都不懂,真使傻透了!」反過來想,他們需要懂嗎?為什麼一定要他們懂?不懂現代生活的村民們,也沒做出任何「不 文明」的舉動啊!倒是看不起村民覺得他們無知的學者們,不知道又「文明」在哪了?
 
        確實我們可以說:「蕭蕭的幸福,是無知的幸福/
蕭蕭的快樂,是欠缺自覺的快樂。」在女權即將高升的現代世界,完全不懂現代社會與現代法律的蕭蕭(與村民),的確是「跟不上時代」的。但只要這些村民活得幸福快樂,「無知」有關係嗎?蕭蕭確實不懂身而為人應有的權力,村民也不懂現代社會的兩性平權或現代法治,但任何一個世界的每個人,都該有追求自己幸福的自由(並且承受「知道」或「無知」所必然承受的代價)。蕭蕭與村民們當然連「自由」是什麼概念都不懂,所以他們平平安安的活著,犯著別人了?
 
        蕭蕭與村民,生活在一個人權即將啟蒙而人民素養尚在黎明期的過渡社會中,但新舊時代的衝突不必然要構成悲劇,他們既沒有因為「舊禮法」的存在做出食古不化的行為,也沒有因為新聞名的出現激烈抗爭或委曲求全。他們照樣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也許世界會在一代代的變化中慢慢好轉。
 
        只要人性依然是善良的。
 
        蕭蕭一文中,可愛的,不就是這種善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