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77765

    累積人氣

  • 329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白流蘇與范柳原為何會在一起?

        但戳破了這個泡,總是痛的。
 
        如果不是因為戰爭,白流蘇與范柳原,應該不會結婚(至少不會那麼容易結婚),戰爭爆發前,兩人的關係很明顯,其實就是「包養」;這男人可以沒有這女人,這女人倒是不能沒有這男人;兩人的關係其實是寄生者與宿主。諷刺的是儘管一般而言,「戰爭」對生命與人性只有破壞,但「
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白流蘇竟然成了這場千千萬萬人死亡悲劇的受益者;尤其諷刺的是白流蘇其實沒多付出什麼……
 
        一個沒多付出什麼的人竟然得到這麼多好處?的確有違「善良風俗」與「社會期待」,但這就是大時代中的小確幸,你又能說些什麼?
 

        白流蘇與范柳原的結合,兩個字就是「利益」。其實他們之所以相遇,本來就是因為利益——尤其是白流蘇的利益。范柳原可以沒有白流蘇,白流蘇卻不能沒有范柳 原。畢竟白流蘇一沒學歷二沒社經地位,三來被夫家背叛,四來又被娘家背叛,站在白流蘇的立場,就算必需背叛妹妹,她也必需背水一戰,畢竟人生一口氣,如同 原文裡說:「一個女人得不著異性的愛,也就得不著同性的尊重。女人們就是這一點賤。
 
        這句話,看來確實犯賤,但賤的實在不是「這麼想的女人」,而是「這麼想的人類」;在我看來,無論男人女人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總是把自己的魅力當炫耀的功具;我倒想把這句話改做「一個『人』得不著『別人』的愛,也就得不著『其他人』的尊重,古往今來多少暴君其實是性無能?他們根本無法在正常狀況下獲得「異性的愛」,但他們卻藉由煽動人性等手段,獲得「別人的愛」,也因此「獲得別人的尊重」。所以講到這裡,我覺得「賤」的記不是白流蘇也不是女人,而是普遍的人性——人心理總是覺得「若我是被愛的,則我是迷人的;若我是迷人的,我當然能獲得他人的尊重」,人性不就是這樣?
 
        白流蘇非得獵到范柳原,有其學歷上與經濟上不得不然的理由。雖然我相信白流蘇就算擁有學經力的優勢,她也絕不會錯過范柳原!其實「因為經濟獨立導致女性依 附」只是依附者的理由,實際上在這「市場」裡,擁有學經歷優勢者一樣只會仗著自己的優勢,設法依附更可靠的優勢。所以「因為經濟無力只好依附強人」不過是 敷衍觀眾的理由,今天假設你擁有學經歷優勢,你不追求「更大的優勢」嗎?
 

        當然如果不是戰爭爆發,范柳原也不會那麼甘心被獵;戰爭前范柳原的態度很明顯:你不要我?我身邊隨時有其他人補位!雖然我認為范柳原對白流蘇在心靈上的觸動是真的,但這種觸動,未必構成結婚的理由;畢竟對范柳原這等級的人來說,愛情或知己不構成結婚的必要條件,尤其沒理由找個「不愛自己」的人來限制自己的自由!范柳原既然在兩者關係中擁有主動權,若非一場戰爭「炸斷了多少故事的尾巴」,後面,還有得拖呢!
 
        不過,戰爭畢竟是來了,而這次,我卻相信范柳原對白流蘇是真心的:至少在那當下是真心!我的證據是他對薩黑夷尼公主說得那句:「
這是我太太。你該向我道喜!
 
        在過去,范柳原絕不會這麼說;而當范柳原說出這句話的當下,他其實可以不用說。但一個人「在不需要說這句話的時候說出這句話」,我想,那代表他認真了。在舊情人面前,范柳原覺得這是劃清界限的時刻:「這是我太太!」儘管連原作本身都沒什麼信心的只保證「
這一刹那夠他們在一起和諧地活個十年八年……
 
       
所以如果問我:「他們以後會不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我會說,沒死的話,范柳原會定下來,因為他會「習慣」。
 
       
婚姻,不過是「習慣了,就沒事」的一回事罷了。范柳原風流了一輩子,他會適應白流蘇的,因為在不知不覺間,天平早就倒向另一邊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