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1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杜子春:唐傳奇VS芥川龍之介

        原版的最後一關,是身為人母的杜子春親眼看到自己兒子被殺,不自覺叫了出來;芥穿版是杜子春看到母親被虐待,終於叫了聲「娘!」原版強調的是母愛的難以割捨,芥穿版強調的是對母親依戀的不可解於心,共相在否定成仙的可能,你比較喜歡哪一個?
 
        這兩個版本有哪些差異?我們先比較一下:
 

  1. 關於杜子春:原版杜子春是個劍俠式的人物,有豪爽富二代的味道;芥穿版杜子春沒特別交代背景,簡化成單純落魄青少年。
  2. 關於老人:原版沒姓名,對身殘特徵沒太多描述;芥穿版定名鐵冠子,獨眼龍一枚。
  3. 關於給錢,原版老人給了杜子春三次錢,金額分別是300萬、1000萬、3000萬,而且錢是老人直接給的。芥穿版的老人只付2次錢,金額沒寫,只說「黃金超過一牛車」(不過芥川版的老人最後還是留下一塊地,若是算次數的話,也是三次)。
  4. 原版杜子春「領錢後的態度」是有成長的,前兩次領完錢,他只是就拿去花天酒地;但第三次拿到錢,他的態度改變了,他把最後一筆錢全部拿去做社會救濟,這代表 杜子春在三次領錢的過程中,人格其所成長(不過共通點是他對錢財的無執)。芥穿版簡化這個情節,讓他「兩次滿足,一次厭倦」(就這情節來看,芥穿版不如原版符合一般人情)。
  5. 杜子春對錢看開以後,決定去陪老人家修鍊成仙,在一系列挑戰過程中,杜子春不能發出聲音;這一大段情節,原版與改版也有差異,值得好好比一下:
  1. 原版杜子春面對的威脅與挑戰,依序是:暴力脅迫→野生動物恐嚇→大自然的威力→虐妻→被殺→變性(去勢恐懼)→性騷擾→結婚→生育(生小孩也不能叫喔)→不能共享天倫之樂(不能跟自己老公/小孩說話)→最後是親眼看到自己小孩自自己面前被摔破頭,杜子春是在看到小孩被摔當下喊出聲。在這段過程中,作者安排杜子春被殺的目的在讓他投胎後變性,如此才能銜接稍後「母愛無法割捨」的劇情(當然你也可以說「對一個男生來說,『去勢』的恐懼可能還大於『死亡』」)。
  2. 芥穿版杜子春面對的威脅與挑戰基本與原版相似,但扣掉虐妻、也沒有變性,因為沒有變性也就沒有後面當媽的劇情。所以芥穿版的杜子春沒有親自常過懷孕生育的歷程,而是看到父母親被虐。芥穿版杜子春最後是不忍在看爸媽被邊打破功。
  1. 結局的差異:原版的道士頗生氣,把杜子春唸了一頓,杜子春抱憾而歸,就結案了。芥穿版的老仙頗慈祥,留了一塊田給他,杜子春發誓:「我打算做個真實的人,過著真正的生活。」故事到此結束。
 
        你喜歡哪個版本?
 
        除了「最終結局」外,我比較喜歡原版杜子春的安排,因為這版本的杜子春,真實接觸了「男人不會懂」的恐懼,比方說體弱多病、言語騷擾、不能與伴侶同享親子之樂,不能忍受小孩受傷……
這些恐懼在「當你是個男人」時,其實很難意識到。男子在成長過程中一般較少受到生理痛苦的侷限,而歷史上犧牲還子的父親也絕對遠比犧牲小孩的母親來得多,當然最後是作者要告訴觀眾的教義:母愛不是說忍,就忍得下來的。相較之下,芥穿版的杜子春,就比較像是作者自身對母愛需求的投射,有可能是對母親的愧疚與思念,讓芥穿版杜子春的結局是:孩子祈求母親的原諒(而母親確實諒解了他)。不過儘管兩個版本對母愛的切入點不同,共同指向畢竟是「仙道的不可求」,那麼關 於「求仙的不可能」,兩部小說又有何細微差異呢?
 
 
        杜子春李復言版與芥川龍之介版儘管故事骨架相同,情節相似,但兩位作者關懷的重點,其實大異其趣:李復言版的重點在「仙才難得」,「母愛難以割捨」只是是用來證明「仙才難尋」的最後條件;至於芥川版杜子春聚焦的重點就真的放在母愛上:基於芥川本人悲慘的母子關係。
 
        先看唐傳奇的版本,唐朝是佛道兩教盛行的年代,「修仙」是道教的目標,道家(道教)對「世間」的態度,不同於儒家與佛教:中國儒家/佛教對聖人/菩 薩的基本要求是「入世」,儒家真正的目標在運用政治教化世界,中國佛教雖然不直接參與政治,但華人信仰的大乘佛教(選擇配合儒家的入世觀與華人的文化氛 圍),強調要回向人間,行菩薩道。所以不管是儒家聖賢或佛教菩薩,都不鼓勵「修仙解脫」的行為,因為在儒家的理解,這叫逃避;在大乘佛法的觀點,這是自利 (因此小乘佛教在華人世界,是受到「以儒家信仰為神祖牌,要求宗教有其社會責任,因而刻意被排斥的一方」)。在這樣的認識下,我們可以發現,杜子春這類 「修仙成道,追求個人解脫」的故事背景,不會是儒家,也不會是佛教,這部小說,是受道教思想影響的作品。
 
        因此對唐傳奇版杜子春而言,「試煉」的那幾道關卡,變便成了重點;在傳奇版杜子春中,他在華山上所經歷的考驗,基本上是要考他喜、怒、哀、懼、愛、惡、欲這所謂「七情」中,他過得了幾關,「七情」的考驗依序是:
 

  1. 把錢花光:欲。
  2. 暴力脅迫:哀//
  3. 猛獸逼近、毒蛇毒蟲從身上爬過:惡
  4. 大自然的威力:懼
  5. 看著妻子在面前被虐殺:哀/
  6. 自己被殺:懼
  7. 變性(去勢恐懼):惡
  8. 被性騷擾:惡
  9. 深受病痛之苦:惡
  10. 結婚:喜
  11. 生育:喜
  12. 必須忍受不能跟自己老公/小孩說話:喜
  13. 親眼看到自己小孩自自己面前被摔破頭:愛(親子之愛)
 
        要成仙,就要擺脫七情六欲;其實老者打從「無故給了三次錢」開始,就是對杜子春「是否可成仙」做初步的試探;杜子春若把錢存了/拿去理財/拿 去投資,就表示杜子春對財富有「欲」,但「愛財」者,自然不能成仙;反之杜子春既然屢次散盡家財,就表示他對「財」是無執的,畢竟擺脫名利也不過是成仙的 初階考驗。接著對「男人的杜子春」來說,他歷經天災地變猛獸毒蟲的考驗,還通過了眼看妻子被虐的畫面,他「男子漢人生」的最後一關,便是以自己的生命做驗 證——他到死都不肯唉一聲,的確是夠男子漢。只是人生最大的恐懼恐怕不是死,對一個「俠客人格的大男人」來說,也許「去勢變女人」反倒是比死還可怕的另一向考驗……
 
        於是「男子漢杜子春」死後的考驗,便是「杜子春小姐」,在接下去的考驗中,他一樣不能出一聲,包含……生育……包含不能逗跟兒子講話……直到最後一關……人間是到底有幾個心智正常的媽,可以忍受看到自己小孩在自己面前被殺掉,然後一聲都不出?
 
        「杜媽媽」最後終究在喪子的瞬間喊出聲,儘管在先前的試煉中,他一再告訴自己「這只是角色扮演」,所以不管遇上什麼苦,他終究「亦似可忍」;可是一旦面對最後一關,很顯然這狀況已經不再只是角色扮演,在孩子被摔的當下,「她」是媽。
 
        李復言版的杜子春告訴我們:仙才不止不易得,根本是不可能。就算七情的考驗闖過了六關,就算一個人可以做到對金錢財富不動心、對暴力恐嚇不動心、對山崩地裂不動心、對男歡女愛不動心,但「乍見孺子將入於井」若還能不動心,他還是人嗎?(待續)

 
 
        唐傳奇版杜子春最後在「母對子之愛」這一關失敗,老者怨嘆,子春愧疚,這樣的結局,當然是以「求仙」為前提所造成的必然。不過在芥川版的杜子春,因為強調的 是「子對母」之愛,所以連帶的連神仙鐵冠子,都變得人性化了。芥川版的高潮戲中杜子春看到的不是小孩,而是自己的爸媽變成老馬被虐待,「杜子春忘了老人的警戒,蹣跚奔至老馬身邊,雙手環抱著瀕死的老馬脖子,淚珠涔涔地喊了一聲︰ 『娘﹗』
 
        不同於唐傳奇的結尾,不同於唐傳奇的結尾,芥川版的杜子春,鐵冠子不但沒責怪杜子春「誤事」,反倒說:「如果你還保持沉默的話……我會殺了你。」那麼杜子春對這整起事件,又有何體悟呢?杜子春最後中就有所領悟,他說:「我都打算做個真實的人,過著真正的生活。
 
        我們可以說芥川版的杜子春,最後中就有所成長,他終於領悟到「昨日種種」的荒誕不經,以前的生活無論多糜爛或多悲慘,其實都是醉生夢死的一部份。不入地獄走一遭,又如何看穿往昔的虛妄,腳踏實地過人生呢?
 
       
芥川版杜子春,呈現的是子代對親代的孺慕之情,這可能反應芥川本人對母親的愧疚與不捨,唯有讓劇中的杜子春認罪,才能彌補現實世界中的芥川本人的罪惡感。但 儘管文中的杜子春終於尋得生命的平靜,杜子春的平靜卻畢竟無法讓現實中的芥川龍之介平靜,和相當比例的作者一樣,介川最後以自殺結束自己的一生。
 
        最後討論男主角的設定,在我看來,後世對杜子春的設定,多半與原作有很大落差,這點我個人覺得有點遺憾。杜子春在後代的想像中,多半被視作個文弱書生型的人物,但究其原貌,杜子春的原設定,當非窮酸小男人,而是劍俠式的人物——這是我的老師張火慶先生的看法——
別忘了杜子春從頭到尾完全沒有窮酸懦弱的模樣,這人豁達到底,不管對錢、對命都一樣豁達;所以對錢,他總能用最快的速度花光(不管是用來滿足自己或滿足別 人),對命,他並沒算執著(所以無論被剝奪生命的人世他老婆還是他自己,他都沒有遲疑);所以還記得當杜子春自覺自己欠下一屁股人情債時,他怎麼辦嗎?
 
        他直接拿自己的命來抵債,一點沒猶豫!

 
        有這種性格的人,不是刺客型的男子漢嗎?(然後讓刺客戰場裡的男子漢變性生小孩,不也才更有高度反差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