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18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孟嘗君養士的缺失分析

       
        孟嘗君,戰國時代堂堂養士四公子之一,一言興邦,呼風喚雨的大人物,也無法擺脫命運的嘲弄。最後他最不想看到的事,全都發生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孟嘗君田文,一共有四十個兄弟;他自己不是正室所生,加上一出生就面對剋父剋母的迷信危機,早期根本不被父親重視。或許正是基於這種被遺棄/
邊緣化的恐懼,他對「如何活下去」有著深切的體悟。他問過父親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子之子為何?孫之孫為何?玄孫之孫又為何?」第二個問題是:「『聞將門必有將,相門必有相』但『君用事相齊,至今三王矣,齊不加廣而君私家富累萬金,門下不見一賢者。』這不失職嗎?
 
        這兩個問題,讓「庶賤」出身的孟嘗君,正式得到老爸關愛的眼光。這兩個問題反應的,是孟嘗君本人的憂慮與手段:他的憂慮是:如何建立自己的萬世機業?玄孫之孫而後仍後繼有人?他的手段是:自己的基業要傳下去,要養士!
 
        雖然他當時不會意識到,他要傳到「玄孫之孫」的基業,在他那一代,就結束了。

 
 
        孟嘗君的想法獲得爸爸的認可,王室的實力讓他快速累積大量人脈,很快「名聲聞於諸侯」,最後「諸侯皆使人請薛公以文為太子」,這下庶出的王子透過後天的努力擊敗血統的正宗,如同一開始的父子對話:「必受命於天,君何憂焉。必受命於戶,則可高其戶耳,誰能至者!」後天努力可以擊敗先天血統,這點孟嘗君做到了!接下去,孟嘗君開始大張旗鼓的養士之路。
 
        首先插播一下:老實說,孟嘗君的養士法,畢竟太貴族了;要是讓漢高祖講評孟嘗君,我猜平民出身的阿邦該會嘲笑貴族出身的阿文:「田兄!你也未免太沒效率了吧?你養的『六萬戶』比我整個沛縣戶口還多!可是我不過養了十幾個兄弟就打天下,你養了六萬戶最後還被天下打,你那六萬戶食客,就真的沒人學過經濟學嗎?」
 
        孟嘗君的養士,很氣派、很豪華、很多人,但說真的確實很沒效率。這「六萬戶食客」裡沒一個張良、蕭何、韓信;沒一個孔明、魯肅、周瑜;沒一個劉伯溫、李善長、汪文洋……孟嘗君那六萬戶食客裡頭,最後能讓後人喊出名號的,也不就一個馮諼。這就說明為何漢高祖、唐高祖、明太祖拿下的是「天下」,何孟嘗君最後卻連區區一個「薛」都守不住?
 
        講難聽點,平平都是養流氓,漢高祖家養的混混,格局本事氣度,就是比田文家養的強啊!

 
 
        孟嘗君的問題既不在「他的屬下是否為雞鳴狗盜之士」也不在「他本人是否為雞鳴狗盜之雄」,老實說任何一個組織團隊裡都有雞鳴狗盜之士,而任何一個英雄梟雄也 大約都是雞鳴狗盜之雄。他真正的問題在於:這個組織沒有思想、信仰、目標,領導者沒有主動提升屬下的能力,屬下也沒有主動提升領導者的功力,雙方都沒阻止 對方做不該做的事,也都沒輔佐對方做真正該做之事;由於基本上就是一個「完全為利益結合的團體」,樹倒猴孫散,不也是必然的?
 
        孟嘗君的養士之道,其實不足為訓;領導者萬萬勿效孟嘗君,因為他的團隊,最起碼有以下問題:

 

  • 如果企業主只會灑錢買人,就只能收羅「願意被錢買的人」,萬一哪天你沒錢了呢?孟嘗君有錢時,「遇客無所敢失」,所以「食客三千餘人」;結果每次危機出現,「客見文一日廢,皆背文而去」,這種靠灑錢換來的傭兵,只有得勢時能助陣,一旦風向改變,就全部跳槽了!這樣子灑錢買人,效益不也太低嗎?
  • 如果企業主只會灑錢買人,就只能收羅「願意被錢買的人」,可是如果有人就是不屑高薪呢?如果有人覺得「士可殺,不可辱」,根本看不起錢呢?如果有人要的不是「實際利益」,而是「名望」或「機會」呢?孟嘗君以為「客無所擇,皆善遇」就能請到人,其實他能請到的,就是所謂無恥勢利之徒。可是就算「無恥勢利之徒」也分為「千金之下有勇夫」的能者,與「能同享樂不能共患難」的寄生蟲!孟嘗君的主流食客是哪些呢?
  • 空有數量優勢,卻無法將數量轉化為質量:孟嘗君集團的主要要組成份子是烏合之眾,欠缺向心力:孟嘗君誤以為「出高薪」就能「僱高人」,我們若從「孟嘗君列傳」最後一段往前讀,馬上就發現「孟氏養士法」徒然浪費錢而已!馮諼說:「富貴多士,貧賤寡友」,孟嘗君每次失勢,食客就跑光;每次得勢,食客又出現。但一個「王者」需要的,到底是「死忠支持者」還是「過市朝者掉臂而不顧」的勢利客?孟嘗君每次面對危機時,真能發揮效能的,都是「當初被看不起的那傢伙!」數量優勢無法轉換為質量優勢,就算短期內雄霸一方,但只要少了專業經理人才,一群烏合之眾,又有何可用?
  • 欠缺識人之明,無拔擢真正人才:所以如果我們繼續問「為何孟嘗君的數量優勢無法轉為質量優勢?」答案就很明顯了,問題在孟嘗君自己!他自己不識才(沒法像漢高祖能在雞鳴狗盜之士中拔擢了張良、蕭何、曹參),偏偏他的左右手也不識才(就算漢高祖本人對韓信、陳平看走眼,好歹他的屬下看對眼的幫他把人給補齊了)。孟嘗君手下出名之士,「沒有一個是真正被他拔擢的」,馮諼如此,魏子如此,那兩個雞鳴狗盜的傢伙也是如此。主官本身就沒有識人之明,主官身邊那幫人更不過是搬弄是非之弄臣,這團隊要是有希望,不也沒天理嗎?
  • 孟嘗君本人欠缺領袖魅力,暴躁易怒卻不擅改過,留不住才,也只會逼走才: 有本事的魏子被孟嘗君辭退,有能力的馮諼若非臉皮夠厚,大概也早就走了。其實易「怒」的領導人物不少,問題在成功的領導者「怒」完問題就解了,失敗的領導 者「怒」完問題只會更大。孟嘗君每次怒完,不都把小火燒成更大火嗎?何況真正的領袖人物,必有領袖魅力!梟雄劉邦可以讓兄弟陪他赴死吃鴻門宴,英雄項羽在烏江自刎前還有數十好漢跟著他!孟嘗君旁邊都是什麼人?至於孟嘗君自己在見識到「大家都跑了以後」反應居然是:「敢再來?我就對他臉上吐口水狂電他一頓 (必唾其面而大辱之)!」光是看到「噴他口水羞辱他」,就知道這傢伙不過「學養匱乏富二代」罷了,你還會認為他是「具備領袖氣質的人物」嗎?
  • 因為人數膨脹導致預算短缺,終究走回「地主壓迫佃農」的老戲碼開源有限又不能節流,戶口眾多卻超出經濟能力,然而「所養」的遊士卻又只會加深提供「所用」的當地住民的負擔,則孟嘗君之不善養士,可見一斑矣!
  • 所養之士見識有限、學養不足、見解不深、這才是孟嘗君養士的真正失敗之處:他的「士」,無論品格能力眼光,都不夠高;這些雞鳴狗盜之徒的問題不在雞鳴狗盜,問題在他們看不到比雞鳴狗盜更高的東西。就算是最強的馮諼好了,馮諼最厲害之處,也不過就狡兔三窟,然後在孟嘗君屢次失業時,都幫他接到更好的工作!當然馮諼是夠厲害了沒錯,但我們不禁要問,「這六萬戶食客裡,就沒人能教孟嘗君『多一點道理?』」如果我們比較和高祖劉邦,會發現就算是「雞鳴狗盜PK雞 鳴狗盜」老劉身邊這些人,格調水平反倒還高些!劉邦身邊有屢次勸他不要太誇張的樊噲、有幫他保持腦袋清醒的蕭何、有會教他兵法謀略的張良、有安全可靠的周 勃、有危急關頭屢次陪他到最後的夏侯嬰、有還在當平民時就志在「分天下」的陳平、有搞外交的酈食期、有戰場神話藝術家韓信、有幫他制訂規章的劉敬叔孫通、 還有精通天文曆法的張蒼……就算扣掉晚期才加入的陳平、韓信與張良,最起碼老劉身邊那群雞鳴狗盜之士,一直很努力把主公扶上正途,他們會當面指責主公的缺失,不會隨隨便便讓主公為所欲為!但我們看看孟嘗君身邊這些人,他們做了什麼?
 
        孟嘗君身邊這些人,自始至終,沒有像樣的見解,沒有偉大的見識;孟嘗君被嘲笑時,他們只會「斫擊殺數百人,滅一縣以去」;孟嘗君失勢時,他們只會「皆背文而去,莫顧文者」;那麼當孟嘗君作壁上觀看著祖國將被滅時,這些食客做了什麼?甚至當孟嘗君決定參與「乾脆聯合外國好好修理自己的祖國」時,這些食客都沒意見?都贊成?都沒預料到日後的危機?
 
        孟嘗君的食客,看得不夠遠,沒人可以預告即將爆發的危機;他們欠缺是非觀,沒人可以阻止孟嘗君做不該做的事!他們沒有使命感,沒人知道該把孟嘗君帶到哪裡去?最糟的是,他們連食客該有的忠誠度都沒有……當孟嘗君抱怨自己的食客不像話的時後,他完全沒想到「最後證明這些傢伙果真廢料的,不就是孟嘗君自己嗎?」田文先生自己,難道就想過:「我該把他們往何處帶」嗎?
 
        一個組織,終究必須有哲學、信仰、方法;孟嘗君太幼稚了,他自己沒有責任感,他的組織團隊沒有使命感,他的屬下除了錢,沒有責任感。領導者不主動提升屬下的能力,屬下不主動把領導者帶往正途,這團隊要是能在歷史洪流裡生存,不才奇怪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