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18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靈魂是不是個預設程式?影評攻殼機動隊

        佛洛姆認為「古代人的危機,是成為奴隸;現代人的危機,是成為機器」,可惜1980年過世的佛洛姆看不到1995年出版的「攻殼機動隊」,不然他的見解應該很精彩;因為不管是1980年的佛洛姆或1995年的攻殼機動隊,他們所預測的事情,在2015年都已經應驗:現代人不但是機器,而且同時是奴隸;有天當大腦可以被「電子腦」取代直接下載程式,我們體內的機械也將逐年增加,當「自然而然」已經不存在於現代人身上,所謂「生命」,到底是什麼呢?
 
        攻殼機動隊的深入影評不少,所以我直接來說我在看片當下的—點看法吧:
 
        生命是什麼?如果你說「會思考」才算生命,那病毒算嗎?如果你說「刺激-反應的生命意識算生命」,那具備AI的 人工智慧算嗎?如果你說「要能繁衍下一代,才算是生命」,這年頭連生命都能製造了,那麼「可以記憶、思考、可以不斷複製繁衍、俱有生育力」的機器,到底算 不算生命?當我們的體內可以機械化的部分越來越多,當機械也開始可以記憶、反應、處理事情、甚至複製,「人」與「機械」間的界限,其實越來越模糊。
 
        可能是前陣子也跟同學討論過這問題,看這部電影時,我腦海理的聲音是:「我覺得只要有『求生蠢動』的行為,都算是生命。」「求生」不用多解釋,求生是生物本能(弔詭的是自然界中,似乎只有人類會主動放棄求生權,佛洛姆便認為「自戀」是人類用來避免自殺的自我防衛機制——亦即因為人有可能主動放棄自己的生命,於是人性中的自戀,便是避免自殘發生的防衛機制);而我之所以享用「蠢動」這一詞,是因為……除了理性自覺的少數人以外,絕大多數的生命形態,本質就是「渾沌的蠢動」,不是嗎?
 
        不相信的話,想想你是怎麼來到這世上就是了!當初「你」可是在毫無知覺的狀態下,擊敗了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競爭對手,才獲取生存權!在你贏得勝利當下,你有 覺得很爽嗎?你有什麼心得嗎?你有什麼想法嗎?還是你只是傻傻的一股腦前進,莫名其妙的排除所有障礙,然後在降臨世間幾十年之後,才開始思考「這是怎麼一 回事?我現在怎麼會在這裡?」

 
        在你意識到「為何我會在這裡」以前,你也靠著配賦程式活了很多年,很顯然你的本能程式優先於你的自覺;既然如此,難道你不曾懷疑「『我』會不會只是程式虛擬出來的感覺」?其實在你現在有意識的說「我不能為當初的行為負責」前,你就已經在本能的驅使下,勇往直前好一段時間了!事實是當你在攻擊發起線上為自己的生存拼命往前擠當 下,你根本還沒有「我」的自覺;所以當你發現自己當下一股腦的衝到這,難道不曾懷疑:「我的自由意志帶領我來到此地?又或者我只是盲目的執行了大腦裡本有 的預設程式……包含每天腦袋開機後莫名其妙執行的程式自動更新?」
 
        我覺得生命最簡單的界定,就是本能求生的蠢動(相反的理智在一定程度上,其實是有害生命的,比方說你明明想偷瞄咩,卻突然想起孔老夫子說的「非禮勿視」,於是你不得不背著本能不去瞄,但遵守「禮」,不根本違背本能嗎?)既然是「蠢動」,就無所謂仁義道德,無所謂是非善惡,它只是依照本能程式活下去,依照預設程式去繁衍後代罷了。那麼當一個「機械」在資訊海中偶然發現了「我」的存在,我們要說他它「不是生命」嗎?
 
        所以關於「靈魂」?我認為就算有靈魂吧,那也是程式的一部份,身體本來就只是載體/載具;我同意傀儡師的話:生物與機械的差別,只在於你的記憶寫在有機物製成的DNA裡面,「它」的記憶寫在記人為加工而成的憶體裡面;但是當人開始可以主動創造/
干預生命時,「自然」與「人為」的界定,早已模糊了。於是當我聽到我的靈魂是這麼告訴我的」時候,究竟是「我有個獨立自主的靈魂,越過經驗,以透過直覺的形式這麼告訴我」?還是「靈魂本身便是某個程式運算後的結果」?
 
        草薙素子透過一系列改造,突破「人」的生物極限:她的全身上下,只有腦是來自生理自然的原裝貨,她突破了人類生理自然的極限,她就是裡想的生化戰士!但存在的本身就是極限,最後她終究因為超出極限而自毀。反過來說,被素子追捕的傀儡師呢?傀儡師之所以叫傀儡師,是因為「載體」對他而言根本不重要,他自由自在的網路世界裡流竄,它不被「載具」存在的限制所束縛。在電影的最後,代表官方的追捕者草薙素子與被追捕的傀儡師「合一」,這代表什麼呢?
 
        這代表電腦時代的,劃時代的……性交(與生殖),只是交配的手段,不是血肉與器官,而是虛擬世界裡程式的自動更新。於是當草薙素子再次出現時,她說道:「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語言像個孩子、想法像個孩子、爭論起來像個孩子;既然長大成人,就該把孩子的想法丟棄,這裡沒有被稱傀儡師的程式,也沒有被稱為少校的女子。」這段話意味在「融合」後,「她」已開始自體繁衍,她不再是草薙素子,也不是傀儡師,透過「有性生殖」的手段,她從過度特化的載具所面臨的危機中解脫——本來載體的危機在於「無論是多麼優秀的(戰鬥)單位,只要系統是由同樣規格零件所構成,必定存在某種致命的缺陷,無論是人還是組織,特殊化的盡頭只有緩慢的死亡,只有這個結果。」——這是無性生殖的必然危機,但是當草薙素子與傀儡師「結合」後,無性生殖僅能的複製危機到此結束,他們如同基因重新排組合繁衍出新下一代。並且這個新生命,就如同生命自始以來的趨勢:無情的揮別過去。
 
        生命的本質,就是變化;守住變化的,是人類自己的自作多情;有趣的是我們把這種多情稱之為「人性」,並且透過各種手段「逆齡」或「凍零」,問題在載具本身,畢竟有其物理限制。如果「有限」的結局終究是崩壞,那麼唯有「無限」並「不斷增生變化」才能免停滯的崩壞,那麼在2029年,還有什麼是「無限」呢?
 

        沒有形體就沒有限制,只要網路還在,套句傀儡師的話:「時間永遠站在我這邊!」所以無論你是誰,無論你現在過得多糟糕,看到這一段,基本上你可以放心了,你是永生的,但因為我們大家都是傀儡師,我們的內建程式永遠可以透過某種形式,繼續生存下去!因為生存的本是如此程式,不管世界變成什麼樣子,他永遠盲目而蠢動的,繼續尋找生存的空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