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77766

    累積人氣

  • 330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影評:讓人失望的 白米炸彈客

        「繼續忍耐,承受機 車學長的欺負與壓迫;默不吭聲,當作沒這回事發生。就是放太軟,不懂得說出表達自己的立場和想法,才會造成今天難以收拾的局面。」一直很單純的楊儒門不願 繼續忍受部隊的霸凌,有一天他決定實彈上膛,當欺負他的人邊發抖邊裝狠說:「你以為我怕你嗎?」他回答:我沒有要你怕我把槍上膛,問題現在解決,不要再拖了!
 
        電影在這裡塑造了第一個高潮,「沒有人天生是要給人家欺負的。」 然後,這戲就沒高潮了,一直平平平平平的平到劇終。平到後來,一開始以「人人都不該被欺負」塑造形象的楊儒門,在後半段慢慢失去自己的臉孔,導演彷彿不在乎時間,沒事就讓他潛水殺時間,讓他有時間在海邊灑了兩次骨灰;既然有時間讓楊儒門潛水,對「官僚機器」的「冷漠」、「切割」為何不做深入一點的控訴?對財團圈地的霸道為何不做深入一點的指控?青梅竹馬的爸爸原來是變色龍立委,這不是可以好好刻畫嗎?何必費心把利萎爸爸洗白變成「爸爸也有千千萬萬不得已」?再說這黑道爸爸既然連黑槍都有,導演可操作的空間還大著呢!結果搞了半天真的開槍的人居然是立委的女兒?而黑道爸爸原來也只會寄恐嚇信而已?劇情發展到後半,黑道的好像沒很黑,清白的根本是混混,既然不管是壓人的還是被壓的,通通都是無罪的,那還需要放炸彈控訴嗎?
 
        賽德克巴萊的問題在因為台灣親日而許多當事者遺族也都還在,所以對於「日軍戰前暴行」,好像可以輕輕帶過,結果原先擁有道德制高點的莫那魯道因為「道德優越性」被封印,看似反倒成了搶地盤結怨的黑幫老大。「白米炸彈客」的問題更糟糕,白米炸彈客的主軸不是「俠客」要發揮「沒人天生該被欺負」的「俠義精神」 嗎?結果看起來,被欺負的人好像也沒多慘嘛?除了病死一個青少年?
 

        當然我們沒有要求電影一定要解決問題,畢竟點影的目的不在解決問題,而在呈現問題;所以這些問題既然已經丟出來,總該去解釋一下吧?比方說「我很想留在鄉下,在鄉下陪阿公阿媽,可是為什麼留在鄉下變成沒出息?」這問題在楊儒門出獄後,不是應該回應一下嗎?「種什麼都沒賺,政府如果要徵收,管你有種沒種?」應該是血淚的控訴,結果只剩下台詞一句。「我的人管不了我的心,我的心控制不住我的靈魂。」這是楊儒門內心深沈的吶喊,不過導演好像沒有表現出來(所以終究還是一句台詞),原本我看想看的電影時,是會邊看邊寫書摘的,後半段我已經懶得寫了,劇情的平板與沾醬油,讓人難以忍受。
 
        電影一開始告訴我們,楊儒門自幼有一種俠客精神,他的偶像是楚留香,長大才發現世上沒有「江湖」的存在,所謂的江湖,其實就是世界。很可惜導演似乎沒法把 「俠義」跟「男主角」連結在一起,「俠義」在當台詞唸過後完全消失,那麼「江湖社會」呢?江湖哪裡像社會?社會哪裡像江湖?「原來江湖不存在」的失落感,導演似乎忘了演;至於「良心犯」的「俠義精神」是什麼?電影演著演著,似乎也演到忘記了?
 
        講故事,主軸要抓好,同樣是葉問,要葉問發揚民族精神的版本,就得讓他去打日本鬼西洋鬼;要著墨於葉問感情生活的人,就會拉出宮家小姐那條線;要解釋「前 因」的人自然會去拍葉問前傳;所以白米炸彈客到底是拍什麼?確實所有該出現的畫面可能都有了,所有該有的台詞與都有了,然後呢?全部都有,但全部不到位, 不就等於全部都沒有?
 

        「要出面了,我從沒想過要跑啊,故意被拍兩次,一直提醒警方我是誰…….」搞了半天,導演是要告訴我們「楊儒門雖然當了恐怖份子,但警察卻連理都不理他」?所以是要告訴我們楊儒門及其訴求,根本可以被忽略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這部電影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我沒有要你怕我,我現在要解決問題」,這就是「俠」,可惜覺得這部片似乎沒扣緊這一份精神,所以如果你問「白米炸彈客好不好看?」我覺得,題材不錯,但拍砸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