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14815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閒聊追殺比爾

 先來看復仇者與被復仇者們的下場:
  1. 銅頭蛇:一個當媽的前殺手,她本來應該不會死的,因為架打完也嘴砲也吵完後,新娘似乎已無殺意,而且新娘自己也很懂當媽的心情;但銅頭蛇因為是媽,忍不住做了最後的反擊,疏於訓練的結果,就是掛了。
  2. 石井大姊:她當然非死不可,不過她屬於找死,因為她真正的動機,大約只是無法容忍有人挑戰自己的權威,並且懷疑白種女人到底能把日本武士刀發揮到什麼程度?
  3. 律師:如果和侏羅紀公園一樣「律師一開戰就被暴龍吃掉」,就未免太便宜律師,何況律師還是大美女呢!美女被恐龍穿洞總是不太體面,何況另一位美女GOGO既然都被爆頭了,再爆一個就沒創意了!律師沒死,她必需「少一隻手,屈辱的活下去」。
  4. 艾兒:和律師一樣,新娘也沒殺艾兒,雖然就情理來說,艾兒該死的程度絕對不下於比爾,畢竟新娘的師父死於艾兒之手;但你知道的,有時死是解脫,活下去反倒是折磨,新娘放過了艾兒,只是讓她從瞎一隻眼,變成瞎兩隻,而且讓她親耳聽到「剩下那顆眼球被敵人慢慢踩碎的聲音」。
  5. 巴德:巴德也許沒這麼該死,他是殺手小組中明顯坦承自己有罪惡感的,而且他也不是被新娘做掉的,只是人為財死,為了錢,被艾兒幹掉!那麼艾兒為何幹掉他呢?根據艾兒的說法:(當時以為)巴德用骯髒手法幹掉了新娘,這對絕代高手而言根本是下流,下流的程度即使是一樣下流的艾兒也看不過去,所以下流人要殺了更加下流人,因為即使下流,也是不准複製的!
  6. 最後是比爾:他費盡力氣,就是為了等新娘來殺他。
 
 這六個人,不管死了或沒死,共同點就是「下場對他們而言,都很虐」,如果說最「最狠的復仇,就是剝奪你愛的東西」,那麼他們每個人無論死或不死,最重要的東西,都被新娘奪走了。銅頭蛇想活,所以她死了;律師愛漂亮,再也不「完整」了;艾兒認為人生沒有敵手會是最大的遺憾,她會瞎了的活著,並且再也找不到對手;巴德行屍走肉,末代武士淪為夜店保全還被毒蟲使喚,死了還比活著尊嚴。石井大姊的權力一夕之間覆滅,何況她早在父母身亡時就已經算就死了,這次死在刀下不過是完成死亡證明。至於比爾,比爾一直覺得……
 

他對新娘開那一槍,充滿罪惡感;而終結罪惡感的唯一方式,是等著新娘來討命;而且實際上他也得到他想證明的事:新娘是個變態殺人魔!
 
「殺這麼多人,爽不爽?」新娘哭著說:「爽!」然後她殺了他,繼續哭。
 
比爾倒是沒被剝奪了什麼,因為他已經剝奪了別人的全部,包含新娘自承變態的那一段自白,而且在死前,他還很有時間從容的「不但羞辱了對方,而被羞辱的那方還得真心的笑」:「你不是個壞人,你是個相當了不起的人,只是有時候,你真是個婊子!
 
「追殺比爾」的樂趣,在於解構:看起來最壞的,未必最壞:艾兒看起來很壞,但對比爾來說,其實她最乖;巴德看起來很廢,但他只是不想接受他哥的關心,耍廢生活對他而言,也是一種償還;石井大姊當然不是什麼善類,不過如此辛苦的活著,刀切腦門彷彿是解脫。至於新娘媽呢?看到了吧,
媽媽才是全世界最恐怖的變態殺人魔,而且開頭結尾各說了一次(開頭在車上自白:「我殺了很多人,我在血腥中感到滿足。」結尾是在比爾逼問中承認「殺了這麼多人/殺死每個人,我都感覺很爽」。)不過最狠的解構還是比爾那段超人論:「超人不需要變身,他生下來就是超人,當他早上起來,他是超人,但化身克拉克肯特;他服裝上的大紅S,其實是肯特夫婦發現他時的包巾,以後變成他服裝的一部份;肯特的眼鏡、肯特的西裝,才是他的道具服;是超人為了融入人群才穿的道具。肯特的裝扮,就是超人眼中人類的裝扮,那麼,(人類)克拉克肯特的特質是什麼?他很軟弱、沒有自信、其實就是個懦夫,這就是超人對人類的看法。
 
我們應該都覺得,超人和善的,他是愛世人的,不過比爾解構了超人,原本超人就是「超」人,但獨孤求敗畢竟不容於世;超人之所以穿西裝打著領帶讓自己看來就是軟弱、懦夫、沒自信,那是因為超人眼中的「我們」,就是如此軟弱、懦夫、沒自信;於是他只有把自己假裝成軟弱、懦夫、沒自信,才能融入我們……

 
超人在嘲笑我們,也或許,超人沒有嘲笑我們;是我們始終誤會了超人。正如同我們都誤會了碧翠絲基多,我們一直以為她是受害者,她是被陷害的一方,但「不管你喝多少啤酒、吃多少烤肉、屁股變得有多圓,都改變不了你是殺人蜂的事實!」最後比爾還不忘用女兒BB踩死金魚一事,狠很諷刺了新娘:
 

小孩踩死金魚,因為她還不知道魚不能離開水,也不知道「踩」上金魚會把魚踩死;所以小孩的犯罪,是無知。那麼爸爸對媽媽開槍呢,那就不是無知,「我知道如果開槍,會發生什麼事;但我不知道我開槍後,會發生什麼事。」對於「開槍後會發生什麼事」爸爸也認錯的說道:「我很難過。然後我就知道了,有些事,一旦做了,就無法復原。」所以爸爸的罪當然大於小孩,因為BB是「不知道」而為,爸爸卻是「明知故犯」,可是當爸爸表明他的悔意後,新娘是否改變了她的看法呢?
 
如果說小孩是「無知故無罪」,爸爸是「有知故有罪,但他以後悔,並以『等她來殺自己』來償還自己的罪」,那麼媽媽在這兩集追殺中,究竟踩死了幾隻金魚?更重要的是,她覺得自己有罪嗎?
 
    這樣算起來,到底整整兩部戲中,真正沒有罪惡感的殺人魔是誰?答案不就呼之欲出了嗎?
 
或許我們應該回到VOL1
回憶一下服部大師的提醒:「報仇不是一條直線,它像是一座森林,在森林裡,很容易迷失方向,忘了入口」碧翠絲是否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出口?我們實在不得而知,畢竟「殺人魔」與「母愛」可以同時並存,正如片尾所述「母獅與小獅團聚,森林再度恢復平靜」,別忘了碧翠思基多是「母獅、超人、殺人蜂」,她……………………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