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25995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怨念的人最容易收買

真從「獲利」的角度說,儘管刺客們個個貌似義薄雲天,不慕榮利,然而我們實際知道的是:這5位刺客的實際收入,實在不低!曹沫當過大將軍,連敗三次還是保住官位;雖然不清楚專諸現金收益多少,但「封專諸之子為上卿」也算報酬不低了;豫讓在智伯手上獲得「國士待我」、「甚尊寵之」的禮遇,禮遇到讓他完全無視自家主子是暴君的事實;至於荊軻,「車騎美女恣荊軻所欲」,不也過很爽?
 
基於「如果你只出得起香蕉,就只請得起猴子」的市場結構,無論資方是真心或是假意,只要價碼夠高,都叫做「禮遇」。所以我不會說「那些出錢的大爺心術不正」,我也不覺得大俠們享用高規格「禮遇」有什麼不對。畢竟賣身有賣身的價碼,賣命有賣命的行情,資方出得起錢,勞方賣得了命,不管他們的說詞是「道義」或是「各取所需」,總之在市場上,「雙方各自滿足的各取所需,是符合道義的」。
 
不過我們刻意跳掉的那位4號殺手聶政,又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居然有人是「資方願出高價,勞方擺明不收錢?」天底下,到底是怎樣的人,命都賣了還不收費?
 

多數人為別人做事,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雖然屈身於人,至少還是有利於自己生存的。不過也有少數人不為名不為利的為他人做事--這種人又分成兩種,一種真的打從心裡是名利為浮雲,存心「利他」,只做自己認為對的事;另一種人之所以不為名、不為利的為別人付出自己的勞動力,真正的動機,其實是「怨」。聶政的怨念,在他個人記錄的第一行,就寫得夠清楚了:「聶政者,軹深井里人也。殺人避仇,與母、姊如齊,以屠為事。
 
這句話,已經夠說明聶政的怨念,如果你真是絕代武林高手,躲通緝逃出國就算了,你願意逃到外國後,繼續隱姓埋名,屠夫為業,幹那種貨真價實的「不願意」,然後菜市場買菜的阿公阿嬤阿姨阿花都只當你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豬肉政,誰會知道面前那個殺豬殺狗的傢伙,正是貨真價實的獨孤求敗?
 
你看葉問再怎麼窮,還是堅持「無瓦遮頭,舞龍舞獅,一概不教!」人家再窮都還是有所不為,難道葉師父會用八斬刀切豬肉?所以如果葉問不可能在菜市場切肉賣菜,聶政這武林高手隱身市場當屠夫,又是怎樣的心情?
 
對於聶政當屠夫的心情,他姐後來講了5
個字:「蒙污辱自棄 她認為她弟在當屠夫時期的心境,是「蒙受污辱,自我放棄」,對照行刺前震懾守衛的殺氣,與下一位荊軻一樣流落市井時,動輒「已而相泣,旁若無人」的表現,我們大約可以體會,聶政對於當時自身的處境,有多大的怨念。
 
有怨念的人,最好騙;所以聶政沒收現金,也沒叫那該死的嚴仲子事後要照顧家屬;他其實也沒真去打聽到底是「教唆殺人」的嚴仲子比較壞?還是嚴仲子口中那個壞蛋俠累比較壞?對他而言,只要有人可以讓他再亮劍,什麼好人壞人,帳戶匯款多少錢?他都不在乎了。
 
據說怨念重的人,死後會化為厲鬼,此事真假,我是不知;我知道的是,怨念重的人,很容易在生前,就已經先作了被有心人牽著走的鬼--無論死後做不做鬼,他們的怨念,早在他們還活著時,就已讓他們成為鬼。
 
一種名喚「替死鬼」的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