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25995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莊子說故事:規矩所以不迷人啊

自然界的事物,有自然界的和諧,自然界的對稱,也有自然界的參差;但在人的世界,人可以透過後天的方式,去泯除先天的參差。確實某些行業有這種「去個人化」的教育需求,比方說各位如果去北藝大賞咩,就有機會被「一連走過一打咩的走路姿勢、擺幅、跨距、挺立、甚至肩膀些微起伏程度,怎麼都一樣,莫非都是複製人」的震撼感?當然王子公主皇室成員也屬於必需符合這些外在禮儀規範的一群人,只是我真的覺得人皆有不忍人之心,這個畫面要說「卡娃咦」也對,但卡娃咦的背後,我覺得我感受到的是非人的訓練。
 
 莊子裡有個故事,說有位叫溫伯雪子的大師要到齊國,途經魯國,作客魯國時,就有人發函說想見他,溫伯雪子拒絕,他說魯國這群君子啊:「
明乎禮義而陋於知人心」,所以他不想見面。等溫大師從齊國回來又正好經過魯國,這回先前那位說要見面的先生,又來函說想見面,這回溫伯雪子不好意思再拒絕,他說:「這位君子,上次經過也想見我,這回經過又想見我,一定是真有想跟我說的事情。」只好出門見客去。第一天出門,回家就嘆氣,第二天出門,回家還是嘆氣,書僮覺得很奇怪,就問大師為何要嘆氣,大師就說啦:
 
「上回不跟你說過?就跟你說啊,這些中原來的君子們,『明乎禮義而陋乎知人心』剛與我見面那位君子,應對進退,循規蹈矩,動作儀態,若龍若虎,他和我說話時,一下像是我兒子(這般恭敬),一下像是我爸爸(那般慈愛),所以,我嘆氣了。」
 
溫伯雪子口中這位魯國君子,就是孔子;
溫伯雪子對孔子的評價說真的不差,「成規、成矩、若龍、若虎」是修養到家的紳士君子,會對人家「諫我也似子,道我也似父」的人,無疑也必然是善心人士。有這種修養與善念的人,無疑也是社會的成功者或中堅人士,只是當溫伯雪子面對象孔子這樣的「好人」,他的想法卻是……
 
我不想見他,因為他讓我好累;他不止讓我覺得累,其實他也讓他自己覺得累,這樣一個累死自己,也累死別人的人,你說,他要怎麼改變世界?
 
溫伯雪子覺得「累」,真正的原因,要回溯兩大家派的基本差異。
儒家認為道德是符合人性的,實踐符合人性的道德,孔子不覺得累;但道家認為「人類訂出來的道德」是違逆人性的,人是自然的一部份,若有所謂道德,必然符合自然,道德必需符合自然,唯有「順其自然」才符合「道家的道德」。於是孔子可能「自然而然」的認為自己制禮作樂是自己生命的天命依歸,偏偏在道家人物看來……
 
你是何苦?奔走天下,這是何苦?行銷理念,這是何苦?勸世救人,這是何苦?知道我要來,一定要跟我聊兩句,這是何苦?為了要我聽你的話,一下跟我爸一樣慈祥,一下跟我兒子一樣孝順……你這是何苦?而且
最重要的問題是……你瞭解我嗎?
 
在這故事裡,「明乎禮義而陋乎知人心」被引用了兩次,這句話不只是孔子的毛病,其實也是天底下所有好人的毛病;孔子『明乎禮義』當然殆無疑義,問題在,你到底瞭不瞭解你的輔導對象?
如果你根本不瞭解他,就算變成他爸或他兒子,人家就會改變嗎?然後如果對方道行比你還深厚,這到底是輔導?還是讓人家看了胃更痛?
 
故事其實還有後半段:孔子回家後,好一段時間都不講話,子路這好學生覺得很奇怪,就問老師:「您想見溫先生不是想很久了嗎?看了他回來以後卻都不說話?究竟為什麼?」孔子就說了:「像溫先生那種人啊,他就是道(目擊而道存),實在是不該用『語言』去和他溝通的啊(我實在不該不自量力的認為自己可以多說些什麼啊)!」
 
最後這段故事的意思是:輔導者其實未必真有能力去輔導被輔導者,說不定被輔導者的道行,比輔導者還強呢!所以孔子是後悔去跑跟人家「開釋」的,因為「語言」畢竟不是開導人家最重要的工具,回到這篇故事的主旨:重點其實不是輔導者本身是否是好人……
 
重點是:你真的瞭解那個「你以為的被輔導者」嗎?
 
原文:《莊子・田子方》:

溫伯雪子適齊,舍于魯。魯人有請見之者,溫伯雪子曰:「不可。」吾聞中國之君子,明乎禮義而陋于知人心,吾不欲見也」。
至於齊,反舍于魯,是人也又請見。溫伯雪子曰:「往也蘄見我,今也又蘄見我,是必有以振我也。」出而見客,入而歎。明日見客,又入而歎。其僕曰:「每見之客也,必入而歎,何耶?」曰:「吾固告子矣:『中國之民,明乎禮義而陋乎知人心。』昔之見我者,進退一成規、一成矩,從容一若龍、一若虎,其諫我也似子,其道我也似父,是以歎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