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70022

    累積人氣

  • 270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小孩說的「我想上學」和你所理解的「他想上學」,內涵不一樣!

其實每個人,都會發現自己和別人不一樣,這種「不同」會讓自己覺得疏離,因此每個人,都得找些事讓自己不覺得那麼孤獨;喝酒、嗑藥、閱讀、登山、狂歡性派 對、乃至去當志工,都是消滅疏離的方式。把自己變成和別人一樣,尤其是所謂「融入」的好方法,不管是大家一起宿醉或大家一起去聽演唱會,總之「融入」以 後,你就不再孤獨,當然,你就和別人一模一樣[1]
 
那麼身為一個小孩,還能有什麼選擇?
 
穿上制服和其他小孩一起上學,無疑是避免被孤立的方式;當然這麼做也完全符合大人的期待。不過原本小孩之所以是小孩,是因為小孩單純的就是「我是」,一旦小孩必需長大,當他發現他唯有放棄「我是」去配合大人,才對對自己更有利時,
這時小孩的「我想」,究竟是「我真實的想法」?或是「委曲求全後,我『以為我相信』」?
 
佛洛姆認為,人其實已經很難分辨自己的想法,究竟是「源出我自身的」?或是「(在他人暗示後),我相信如此的」。例如當我說「我現在想吃肯德雞」時,我的原初感真實受可能只是「我餓了!」至於「我想吃肯德雞」這回事,其實只是「
虛擬感受--「我相信我喜歡肯德雞,比可是如果不是大家都說『吃肯德雞該用這樣的表情吃』吃,我是否還會覺得肯德雞有那麼好吃?」
 
由於虛擬與現實的分辨是如此不明確,要用虛擬感受取代真實感受,也就是極其簡單之事;慢慢的我們身邊
每個人講出口的話,可能僅僅代表他的虛擬人格,而不是他本身。尤其當我們必需與其他人一起生活共事,當我們習慣什麼場面就要有怎樣的表現與怎樣的感受,到最後,我們會「習慣感受在一個特定的場合應該有的感覺, 因此沒有察覺他所表現出來的愉快感『不是他自己的』」。(P222)」
 
我們連愉快感都可以不是自己的,這畫面就像孟煙鸝在小叔面前被佟振保羞辱以後,「臉上掠過她的婢妾的怨憤,隨即又微笑,自己笑著,又看看篤保可笑了沒有,怕他沒聽懂她丈夫說的笑話。」一樣,「婢妾的怨憤」才是夢煙鸝真正的反應,但她不能讓旁人發現她的憤怒,她必需是個小女人,於是她把自己受虐這件事當作「老公的幽默」,還深怕別人不知道「你看,我老公好幽默」--這次煙鸝的虛擬感受。
 
孟煙鸝知不知道自己的感覺是虛擬感受?她其實知道,但她不敢讓別人知道她知道。她也讓自己相信老公「就是自己的天」,畢竟他在經濟上必需依附佟振保,甚至必需在小叔面前讓小叔覺得自己的哥哥「幽默」。這麼做對自己的心理健康有何好處?佛洛姆說:「
大多數人相信只要自己不是被外在的權威公然強迫行事,他的決定就是他自己做的決定(P223[2],讓自己相信自己老公富幽默,使自己因使成為「有能力者的女人」,總是比讓自己認清「對,我老公是個大爛人」來得快樂,更何況佟振保確實沒對煙鸝「公然強迫」,只是孤立、軟禁了她而已。
 
大老闆的女人孟煙鸝,是個用「虛擬自我」取代「原始自我」
[3]……活屍,其實小學生的處境也和孟煙鸝一樣,佛洛姆說:「當孩童被問到想不想每天去上學,他們回答『當然想』時,這種回答是真心的嗎?孩童也許想上學,但他們往往喜歡玩耍或改做別的事……這孩童如果能意識到有些時候他的確想去上學校,但有些時候則因為他必須去學校,所以才去學校的事實,也許會覺得快樂一點。然而,責任感的壓力太過強大,使他自覺想做那些被期待要去做的事。(P223)」
 
畫重點,關鍵句是哪些?
 

  1. 孩童也許想上學,但他們往往喜歡玩耍或改做別的事。
  2. 承認因為他必須去學校,所以才去學校的事實,也許會覺得快樂一點。
  3. 責任感的壓力太過強大,使他自覺想做那些被期待要去做的。
 
這三條資訊告訴我們:
他說「他想上學」,跟「你以為他愛上學」,可以完全是不同的內容。他也許覺得學校裡最有趣的事是下課,也許是因為家長不斷告訴他「長大就必需上學」讓他覺得「我就這樣想比較好」。無論原因為何,他們都放棄了自己原初的想法「主觀上相信每個角色都是『他自己』,但事實上,個人完全沈浸在他相信被期待扮演的角色之中(P228」,然後「虛擬自我完全扼殺了原始自我。有時候在夢境、幻想或酒醉時,所擁有的真實自我會短暫地出現(P228)」然後,這些真實的感受,通通都是負面的!
 
佛洛姆是猶太人,猶太人對教育的重視,相當程度和華人類似。所以如果佛洛姆觀察的西方樣本都必需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我們是不是更容易理解,為何在東方世界,「
現代社會的機械化現象,加深了個人內心的無助感與不安感,因此人們願意順從可以提高安全感,並讓人們免受疑惑之苦的權威。P229」?


[1] 「逃避自由」209:「機械化的順從:這項獨特的機制是現代社會大多數正常人所依賴的解決方式,當個人不再是他自己,他完全採取了文化模式所提供給他的人格類型,因此變得跟他人一模一樣,也變得完全符合他人的期待,『自我』與外界的差異消失了,個人對自身孤獨與無力的恐懼也隨之消除。」
[2] 「逃避自由」222:「大多數人相信只要自己不是被外在的權威公然強迫行事,他的決定就是他自己做的決定,如果他想要某種東西,是他自己想要,但是,這是我們對自己最嚴重的錯覺之一。」
[3] 「逃避自由」228: 「『虛擬行為』取代了個人在想法、感受與意願等方面的『原始行為』,最後導致『原始自我』完全被『虛擬自我』所取代。原始自我乃個人心理行為的發源地,而 虛擬自我充其量只是某種代理人,他只能呈現出個人所被期待扮演的角色,卻打著『自我』的旗號。誠然,個人可以同時扮演許多角色,而且在主觀上相信每個角色 都是『他自己』,但事實上,個人完全沈浸在他相信被期待扮演的角色之中,對許多人來說,虛擬自我完全扼殺了原始自我。有時候在夢境、幻想或酒醉時,各所擁 有的真實自我會短暫地出現……它們通常是負面的想法或感受,個人必須加以壓抑,否則會因此害怕會羞愧。然有些時候這類想法或感受也可能正是個人內心最美好的東西,但他也必須壓抑它們,才不會被嘲笑或攻擊。……自 此的喪失以及被虛擬自我所取代的狀況,都使個人陷入強烈的不安全感中。個人會感到疑惑,因為他的自我本質只是反映出他人的期待,他幾乎失去了自我認同。為 了克服因喪失自我認同而產生的焦慮,個人不得不順服,藉由持續尋求他人的認可與贊同來重建對自我的認同。」雖然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但至少別人會知道他是 誰。那麼,只要他完全依照他人的期待行事,只要聽他們的,他也就能知道自己是誰。(P2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