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25995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拉斯加之死

世界上多數人可以接受社會化,但不是每個人都能融入所謂「正常」的社會,這看似正常的社會,是每個人都犧牲了相當的個性和相當的自我以後,妥協出來的。所以每個文化中,也始終都有一種拒絕社會化、企圖回歸自然的聲音,像是中國的道家文化或山水田園詩派、美國的傑克倫敦和亨利・梭羅。以上人物的共同點不止在愛好自然,還多有相當程度的無政府傾向。不過要注意的是,以上幾類人物,其實都不是真的棄絕人間,實際上他們是在人間將「自然」提升到形上學的層次,並不是真的「返回」到自然界裡面。
 
對於阿拉斯加之死,我不會去批判他「野外求生技術不精」或「對不起家人(不孝)」;雖然克里斯之死確實與求生知識不足有關,但反過來想,安安全全的放棄個性,在保護傘中過著不虞匱乏的生活,是否就是我們要的?
 
克里斯的死因,其實不是食物中毒,而是父母的婚姻問題。父母對婚姻的不忠實與欺瞞,才是克里斯獨特人格的主要形塑者;他之所以近乎偏執的律己甚嚴、上演失蹤、掙脫保護、追尋真相、放棄財勢、逃脫虛偽的社會、屢次以自己的身體直接面對大自然的衝擊……其實不是恨社會,而是恨雙親(尤其是恨父親)。其實每位與克里斯交好的「朋友」們,心中都有恨,拖車妻恨自己被前夫拋棄、退伍軍人恨妻兒死於意外、勾引他的十六歲少女應該也恨自己的父母……差別只在這些邊緣人,畢竟可以在同是天涯淪落人的邊緣社會尋得共鳴,或者透過藝術創作療癒創傷,但克里斯的恨更難弭平,他也只能以更極端的方式面對他自己:那種極端的方式,便是獨身前去阿拉斯加。
 
我們無從得知克里斯若沒被大水阻隔,回來後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悉達多;但「野外求生技巧」與「值不值得」、「算不算不孝」確實也不是本片重點;他的野外求生知識也許不夠讓他在阿拉斯加的極端環境中活過100天,但就算克里斯成為野外求生達人,他是否有更高的機會死於都會交通意外事故——不要忘記都市才是最危險的地方,不管你會不會荒野求生,隨便一輛車,都可以要你的命!

 
克里斯與家人的關係,我認為只有其中一方死亡,才是和解的開始。要嘛如片中所示,克里斯失蹤後,父母的關係才真獲得改善;要嘛就是父母中至少一人死亡,才能迫使克里斯反省親子關係中自己究竟受到怎樣的影響?我認為只要親 子關係無法和解,他與社會間的關係就不可能和解;固然這起事件是以克里斯之死告終,但由於「因」便是克里斯對父母感情的心結,而此結在此生中恐已無法善 了,我們如何期待克里斯做出更「正常」的反應?何況不入山林的克里斯,難道可以扭曲自己,讓所謂的正常社會接納他嗎?
 
世 人往往認為損失性命是可悲的,問題在其實克里斯與其他朋友們之所以「邊緣」,原因就在於「只有離開主流,進入邊緣,才能獲得療癒」。「進入正常社會」對克 里斯之流而言,有害而無益;畢竟在克里斯的認知,正常=虛偽=父母(威權)建構的世界=服從,唯有逃脫出此一結構,他才能獲得快樂;在所謂「正常」世界中 他必然崩毀得更快;他若繼續對靠抗權威,最終恐怕成為烈士;他若選擇屈就權威,必然罹患精神疾患。或與只有山巔水滸才是唯一的自處之道,所以根本不用期待 他「回來」,畢竟是「正常」將他逼走的。

 
其實克里斯沒白死,在人生最後兩年真正與他交往的人,都因為他獲得開導,獲得幸福。他死了,或許是人類社會的損失,但他若沒死,對他而言……他可能無法原諒自己為何選擇了「正常」。

 
 
最後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人類確實不適合一個人走入大自然,畢竟當亞當與夏娃做了選擇,人類便已背對自然。人類的本能太差,除非有足夠知識,否則無法提前感 應氣候變遷並做出對策;人類自絕於自然,老早失去觀察萬物徵候,提前因應預防的本能。人類沒有毛皮無法禦寒、沒有足夠脂肪對抗寒冬、新陳代謝率過高,遠比 其他野生動物浪費能量;雖有立體視覺,但是看不遠、雖然有鼻子,但嗅覺不靈;雖然有耳朵,但其實聽不遠。消耗能量比其他動物快,本身卻跑不快跳不高也不能 冬眠,除非開外掛,否則全身上下也沒有像樣的武器配備……這樣的生物,唯一合理的生存方式是「群居」,但問題又來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合群居。
 
折衷點說,我認為,每個人都該有段時間遠離過人群、有段時間離開社會去感受自然的禮讚、甚至當你覺得過不去的時候,大自然可能是更具包容的懷抱;但最後,人畢竟要回到人間。山巔水滸是一種人生歷練,但大隱於世,與世俗處,是回歸人間的智慧展現。

 
 
佛洛姆談「父母隱瞞婚姻不合導致的問題」:

  1. 父母不相愛而又壓抑導致的被虐傾向:
  1. 父母不相愛去又壓抑著不爭吵,或者在外表上不表露任何不滿足的痕跡,然而它們之間的隔閡,卻使得他們的關係很不自然。處在這種情況中,一個小女孩所經驗的是一種「正正經經」的氣氛,但她永遠無法同父母親有什麼親密接觸,因之她會覺得不知所措,覺得害怕,永遠不能確定父母心裡在感覺什麼。
  2. 這女孩子撤退到自己的世界中、做白夢、保持冷漠,並且在日後的愛情關係中維持同樣的態度。
  3. 這種撤退會導致強烈的焦慮不安……並且經常導致被虐的傾向——這往往成了她體驗強烈興奮的唯一方式。這種女人往往寧願她們的丈夫大吵大鬧,而不要他們維持更正常的、合理的行為,因為這至少把他們的緊張和恐懼的重擔鬆開。(P133-13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