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25995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必須饒恕一切,乃能承認一切」:張大春「將軍碑」

人腦裡畢竟累積太多「不是二分法可以解決的問題」,因為人生多的是灰色地帶;而且電腦不回憶、不後悔、不眷戀,偏偏人腦就是會!是人腦會試圖去改變記憶、塗消記憶、重新剪接記憶;使你死了,意識的河流,依然可能突破時空,繼續傳遞!
 
將軍碑的武將軍,面對的,正
是 這難題;就像美國狙擊手一樣,他們一直以為信仰加上二分法,可以解決心理問題。不同的是美國狙擊手信基督教,他相信死後是上帝審判他,無論是非對錯,上帝 都會做最後的裁決;由於美國狙擊手沒有輪迴轉世的概念,所以他只需要相信「被我殺的都是該死的,若不是,則上帝也會審判我」,他根本不用擔心「被我殺死的 人會用什麼型態跑回來?」但對於像武將軍這種相信輪迴轉世的傳統東方人來說,輪迴「報應」卻可以輕易突破二元對立的限制,在泛靈論的東方世界,審判你的「神」無須是上帝:任何曾經被你對不起的人,都可以「回來」審判你。
 
對將軍來說,長大後處處同自己作對的「兒子」,就是「報應」;這兒子來自於他不愛的女人,他和這女人結婚是因為他就了不該救的男人,問題在他就了不該救的男人後,這男人給他一大筆資助還加上了一個女人,於是當將軍得到妻財子祿後,他能表現得不像個男人嗎?
 
自認信仰的非黑即白即能解決人生疑惑的將軍,畢竟陷入自我分裂的矛盾中--救 了不該救的,拿了不該拿的,(生了不該生的),本身就是其身不正的難堪;更難堪的問題在將軍成名事件「鬼子燒工廠」這回事,到底是真的還假的?鬼子燒工廠 時,將軍不是根本不在上海嗎?所以這件事是真的嗎?可是將軍不是從工廠裡救出同胞,其中一個還是自己未來的丈人,如此說來,工廠大火事件,不是真的嗎?可 是這場事件如果是真的,為何將軍自認「這場夜火處於一個他未曾經歷的時空」?但這件事若是假的,那個「他從沒喜歡過的岳父那個王八蛋」又是哪來的?
 
記憶中的每件事幾乎都是真的,只是發生的時間點已被將軍重新編排,火災為真、救人為真、將軍曾到過上海為真、將軍認為岳父是混蛋為真、將軍拿了混蛋的好處娶了混蛋的女兒一樣為真,至於真到不能承認的事件是「活活打死一個日本臭和尚」,不能承認此是為真的原因是……
應該正是這回事,引發日本人的報復,於是多死了兩個中國人。將軍殺了未必該殺的人,害死了未必該死的人,最後救出不該救的人,卻又是這不該救的人給了他不該有的賞,最後當將軍得到一個事事忤逆的兒子後,在將軍的理解,這是報應。
 
在將軍的認知,兒子就是那被「曾經」他打死的臭和尚,更可能是「某個無名火線上冤死的孤魂野鬼,或者是所有冤孽的總和菁華!
 
將 軍、夫人、兒子都是整個時代的受害者,這是外人看不到的世界。將軍逼死夫人,兒子知道,但不能承認;將軍有沒有為夫人守靈?管家知道,但不能說出。至於老 婆怎麼死的自己到底有沒有為她守靈?將軍已經記不清楚;當然所謂「記不清楚」也不過是種自我防衛機轉。最諷刺的是不斷與將軍對抗的兒子,其實與他爸爸越來 越像
--維揚是個完美主義者、他會在意「墳頭的高麗草根是否參著土」、跪拜前還記得要「鋪了手帕」、連走在「滿地爛濕的草葉和飛濺的泥漿」都能沒「弄髒他筆挺的米色法蘭絨褲腳」--這不是另一個將軍嗎?
 
另一個不敢結婚,不敢生育的將軍。
 

到最後,將軍終究是解脫了,「挺起腦袋朝紀念碑撞去,就在這一刻,他聽見體內體外同時奔放出一陣轟隆巨響,劈開一切糾擾纏祟的矛盾,他第一次相信,也從此解脫的東西。於是將軍無所不在,也無所謂褒貶了。」他打破自己的封印,衝破自己的牢籠,撞破自己,與他人塑造的神位,由兒子口中說出神話自己的謊言,畢竟比由自己口中塑造自己的謊言,更令自己無法接受。行文至此,或只能以牟宗三生命的學問》一語做結:必須饒恕一切,乃能承認一切,必須超越一切,乃能灑脫一切」將軍唯有破自己的將軍碑,才能真正全心全意守候;至於維揚,他也有他自己必須衝破的將軍碑,如將軍所說:「維揚終究也要懂得這一切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