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25995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元稹忍情說的心態分析與其他

少年才子元稹和貧窮美少女崔鶯鶯談戀愛後始亂終棄,始亂終棄也罷了,這筆 風流情事還被他寫成小說公開傳;寫成小說到處傳閱也算了,小說裡居然還描述了兩人的性愛畫面;公布前女友性愛光碟已經夠惡劣了,這傢伙在前女友結婚後,又 一直跑去騷擾前女友,根本惡劣到家!不過似乎還有件事又比以上行為還惡劣,就是每逢記者問起:「你對當初與崔鶯鶯有何看法」時,元稹的說法居然是:「那女 人是個尤物啊!但這種妖孽,若不是『妖』了自己,就是『妖』了別人,如果讓她得了權勢地位,一定翻雲覆雨!到那時候,我哪有本事掌握她啊?歷史上一個偉大 帝國被區區一個小女子覆滅的案例,不也很多嗎?那些男人不就因為一個女人,國家也滅了,事業也敗了,人也掛了,到現在還被世人恥笑嗎?我的能力又不足以駕 馭妖孽,所以只好忍痛放下她啊!」
 
好,既然崔鶯鶯都已經被元稹吃光了,她既沒抗議也沒勒索,更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前女友都安安靜靜離開了,元稹是在靠北個什麼意思?說得出個所以然的同學請發言!

 
 
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是因為「人家有,我沒有」,心理當然酸酸的;至於在人家面前葡萄給吃完了,還在大家面前葡萄還嫌葡萄酸,恐怕是因為……
 

  1. 元稹這回真的要結婚了,既然這回不吃葡萄要改吃蕃茄,而且蕃茄才是未來社會認可的正宮娘娘,所以元大才子這回才要空開宣示:「葡萄是酸的(蕃茄才好吃!)」
  2. 元稹這回結婚的對象,才是真正能讓元稹「遇合富貴」的對象,「富貴」是崔鶯鶯給不起的,卻是元稹的新娘家的嫁妝。岳家可是有權有勢的大人物呢,元稹這考到落榜的新科女婿不先跟「前女友」斷清楚,還有前途嗎?
  3. 因為男生距離「脫離獵場」的時間還不算久,所以男生的基本心態其實還是在打獵,對獵人來說,不管是「打到獵物帶回來」,或「打到獵物放回去」,都是可以炫耀的;崔鶯鶯對元稹來說,不幸正好是「打到以後放再放生」的可憐獵物。
  4. 不管怎樣,在自己同性同儕面前炫耀自己的獵豔記,對許多雄姓動物來說,總是值得炫耀的一件事!
 
附錄:韋夏卿,從一片綠葉發現一條有趣的連結:

韋夏卿:霍小玉傳與鶯鶯傳,是兩篇著名唐代愛情小說,這兩篇小說裡卻有個連結,是韋夏卿。韋夏卿在「霍小玉傳」中,是負心漢李益的朋友,他看不慣朋友始亂終 棄,居然搞失蹤躲女朋友,把李益唸了一頓:說男子漢大丈夫不該如此,要李益回去好好想想,不要耽誤人家的青春。韋夏卿在「霍小玉傳」的出場時間,就只有這 一小段。不過等到劇情進入「鶯鶯傳」,韋夏卿就成了幕後藏鏡人,因為張生(元稹)之所以拋棄崔鶯鶯,就是因為張生找到有錢有勢的靠山,那座靠山不但不嫌棄 當年張生落榜,還願意先把女兒嫁給他!那靠山是誰呢?就是韋夏卿。
所以韋夏卿在兩部小說裡正好成了兩種角色,在霍小玉傳中,李益為了麵包放棄愛 情,身為朋友的韋夏卿,一面諷刺他真是忍者(忍人),一力面勸「丈夫之心,不宜如此」。不過到了鶯鶯傳,當了爸爸的韋夏卿卻看中張生(元稹),結果導致崔 鶯鶯當了霍小玉,至於元稹......元稹的品格人品,實在也沒比李益好啊! 事到最後,韋夏卿選的女婿,依然是個為了麵包放棄愛情的情棍。

韋夏卿嫁女之後,他女兒陽壽不長,元稹倒是留下「遣悲懷三首」傳世,其中「貧賤夫妻百事哀」「唯將終夜常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都是流傳至今的佳句。不過佳句歸佳句,元稹的感情生活其實一場混亂,這場混亂長到無法接在下面,只能來日再說。

韋夏卿在唐代,其實算是個頗有眼光格局的政治家,跟他交陪的晚輩,不少後來升至公卿;時人多認為韋夏卿善於識人。只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長,韋夏卿善於識人是一回事,他所識的人能否妥善處理感情問題,又是另外一回事。


唐代著名愛情故事也沒幾篇,韋夏卿就在兩篇愛情故事與幾首著名情詩裡扮演了某個關鍵的綠葉角色,有空找找他的文集,看他對這兩件事,有沒有個說法。

 

元稹「遣悲懷」上到被學生吐槽:「老師,可是他後來再婚了耶!」只好先瞪一眼回去:「你一定要說出來嗎?」

元稹在男女感情問題的處理上,是爛人!年輕的元稹乘人之危,先與貧窮美少女崔鶯鶯談了場沒有承諾的戀愛;後來為了升官發財巴結首都市長韋夏卿,利用丈人對他 的信任,娶了京兆尹的女兒韋叢,一併斬斷與崔鶯鶯的一段情。本來攀龍附鳳斷舊情就已經夠糟了,偏偏各自婚嫁後,多情的元稹居然又留戀起人生初戀情,屢次回 去騷擾當時已為人妻的崔鶯鶯;弄得鶯鶯不得不發文警告元稹,才終了這一段孽緣。這件事弄得滿城風雨,當然瞞不住老婆大人,正宮原配韋叢還一度還打算「體 貼」的退出!總之韋叢與元稹作夫妻時,不只「貧賤夫妻百事哀」,她對老公的感情糾葛也很清楚,不幸的是這對夫妻還來不及共享容華,韋叢在年僅二十七歲時, 就先亡故,為了這件事,元稹寫下古今最感人的幾首悼亡詩,其中幾句話大家可能還耳熟能詳: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
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閑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嶽悼亡猶費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京兆尹韋夏卿算來真是元稹恩公,當初許配女兒給元稹時,元稹還是落榜書生;權傾一時的韋夏傾看一眼看中窮書生,一來說明京兆尹有識人之明,二來證明元稹有才 氣之實,可惜元稹固有才氣,初始為官也堪稱正直,但個人感情的處理,確實不足道哉!妻子死後,他先娶了朋友的表妹安仙嬪,不過第二段婚姻只維持五年,第二任妻子因病亡故而終。接著他又娶了涪州刺史的女兒裴淑為妻。但在安仙嬪與裴淑之間,元稹還有一個女人,那女人叫薛濤,當時年逾四十,足足比元稹大十歲!這 是婚約關係外,另一段人盡皆知的姊弟戀!

不過如果你本來就對鶯鶯傳有印象,對於這段戀情的後果如何,應該可以預測。元稹固然要玩樂,卻更要前途; 女伴與老婆的功能效用,他是分得很清楚的!所以後來事情的發展的確也是如此,這場姊弟戀,薛濤從開始就輸了;她輸的不僅是年紀,而是身份!薛濤沒有社經地位,又出身「不良場所」,還是當代著名交際花!儘管頗負文采還是唐代著名女詩人,但元稹不可能娶一個不能讓他更上一層樓的女孩!於是當薛濤還在等待,元稹已經又結了兩次婚。

元稹兩次結婚的對象都跳過薛濤,這代表什麼?

元稹兩度結婚都沒考慮過薛濤,可是元稹心裡其實不是沒有薛濤,當兩人都以年華老去,其實元稹還是想過要去看她;不巧的是元稹人生中最後一個紅粉知己出現了, 這一位還是個人妻!她叫劉采春,是當時出名藝人。劉采春一出現,元稹立刻忘了薛濤,興高彩烈的和人妻交往起來了。那各位應該問一下元稹這幾筆風流帳他 老婆到底知不知道?答案是都知道,甚至還有書信往返傳世,但知道又怎樣呢?

以上大概是元稹登記有案的風流債,登記有案的就這麼多,沒被曝光的就可想而知了。那麼這幾個女人最終下場如何呢?三任妻子裡前兩位早死,原配夫人最成名的原因,大約是那幾首悼亡詩。其他的呢?劉采春最後怎麼了?歷史沒記載, 歷史對這個背叛了老公,卻又被情郎背叛的可憐女子沒記載。薛濤在元稹莫名暴斃後幾年,平靜的離開人間,真是一場鬧劇的結束。至於崔鶯鶯,雖然是一連串感情事件裡的第一個受害人,但她的表現,卻是最值得關注的:

她不見面、不後悔、不鬧事,她繼續過她的日子,當前情人試圖在找回她時,她只回了一首詩:「棄置今何道,當時且自親。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
想來崔鶯鶯是最瞭解元稹的人,當然元稹,並沒聽進去。


鶯鶯傳中的忍情說原文: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於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貴,乘寵嬌,不為雲,不為雨,為蛟為螭,吾不知其所變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據百萬之國,其勢甚厚。然而一女子敗之,潰其眾,屠其身,至今為天下僇笑。予之德不足以勝妖孽,是用忍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