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25995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醉裡挑燈看劍, 辛棄疾破陣子

喝醉了,酒醒、點燈,暗黃燈光下,抽出寶劍,看著,看著,看著劍光閃閃,醉舞 一回;夢中彷彿回到軍樂震天的前線基地,大男人們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大刀切燒烤,昂揚軍歌響徹雲霄,交戰的季節裡點將出征,肅殺氣氛中享受男子漢的浪 漫,馬跑得飛快,弓箭撕裂空氣的音爆聲在耳邊回響,男子漢大丈夫不就是要幹大事嗎!管他成敗?管他生死!人生不就是圖個大功立個大名,幹件世人一輩子記得 的大事件嘛!
 
為何只剩白頭髮?
 
宋代不少「文人」,其實真的上過戰場,也真有文韜武略;不過,軍事是政治的延伸,軍人不過是政客的棋子,再怎麼驍勇善戰,敵不過「國家政策」;北宋初年打了 幾場敗仗讓政府學乖了,既然打也打不贏,本朝的經濟實力又不錯,那還有什麼好打的?如果和平可以用錢買,為何還要花錢去打贏不了的仗?
 
政策考量,也有其合理性;苦的是那些真做過戰,也真想做戰的鷹派。如果說人生最大幸福是「所長有所用」,那「會打仗卻沒戰場」無疑是人生最大悲劇之一,試問和平時期,一身武藝要幹嘛?當保全?當保鏢?街頭賣藝還是開武館授課?偏偏軍事經驗是一種極端異常的人生經驗,一個人一輩子只要有一點「當時想來還不錯」 的軍事經驗,以後不管到哪邊,他都沒法調整回來,如電影「鍋蓋頭」的台詞:「
不管他的雙手能做些什麼別的,愛女人、建房子、幫兒子換尿片……他的手都會記得他的步槍。
 
當然陸遊那年頭沒有步槍,不過他有寶劍:再也上不了戰場的寶劍。
 
所以,南宋愛國詞人的作品,還是應該多看看;這是老年人的憤世嫉俗,這是唐吉柯德式的好戰狂熱,這是無法接受「失去戰場」的老兵心聲,還有「
看著國家墮落」,差不多就是這樣的心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