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41012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聽爸爸的話,李安少年PI

 整 體而言,父愛和母愛在形式上,大概有以下差異:母愛在形式上無條件,意即「不管你怎樣,我都會愛你」,母愛是無限包容、無限寬容、提供無限空間,只要你是 我的孩子就好。反之,父愛在形式上是有條件的,意即「你符合我的某些條件,我才愛你」,父愛相較於母愛,更執著於以特定行事或威權,去要求子代獨立。理論 上兩種愛的形式相輔相成,母愛讓孩子知道「家裡永遠有個庇護空間」,父愛則訓練孩子「出去獨當一面」,當然兩種愛的各自缺失也很明顯:過當的父愛令人生 畏,那過當的麼母愛呢?
 
生命終究必須獨立成長:脫離父愛、母愛,並同時融合以上二者。船難帶走PI的 父母親(家庭與家鄉戀人),意味他必須告別兩者,卻秉持著二者的智慧活下去,那麼接下去的故事呢?接下去的故是有兩個版本:老虎版與成人版,這兩個故事, 前者完全是假的(不過內容隱喻為真),後者部分為假,但情節大致為真。大致上我們知道第一則故事中的所有動物都有所指涉,其中:
 
斑馬=佛徒船員。
母猩猩=PI的母親。
鬣狗=壞心廚師,被虎殺死。
老虎=PI,或說「老虎=PI的另一個層面,包含PI的自我投射、PI的原始生命、PI的本能反應、PI在自我辯證中的另一個『我』、甚至要說是父親形象的投射」都行。總之如果在劇中母猩猩、蓮花、小島、宗教哲學與神祇都可以象徵母親的話,風暴、老虎、知識、理智、求生本能則都可以象徵父親;至於PI,他是兩人結合後的發展。
 
斑馬和母猩猩都被鬣狗殺死,鬣狗則被老虎殺死,意味廚師殺了船員和PI媽後,被PI給殺死;問題在老虎要吃肉,人也得吃飯;電影推到某一點,救生艇上的斑馬屍體、猩猩屍體與鬣狗屍體卻都不見了,那麼他們被誰吃了?
 
會吃斑馬、猩猩與鬣狗的,只有老虎;而老虎是PI,意思就是PI把他們都給吃了,這也意味PI吃了娘PI。所以如PI所說,
是廚師(其實應該說是環境)激發了他人性中的邪惡,殺人吃人是邪惡,把自己的媽吃了,當然無疑是邪惡;問題是不吃則死,不吃則有機會不死,站在生命的立場,有得吃,必得吃;而站在心理的立場,「吃」其實也是終極的合一:PI吃了媽,意味PI與媽完全的合一;媽透過PI永生,從此會不斷以各種形式重生,比方說:那座島。
 
島是媽,島無條件提供了生活所需,只要取得連結(把纜繩掛上去那一幕),PI
(與老虎)都能從島上取得不虞匱乏的資源;問題在無所不包的母愛會不為形成反噬?其實是會的。白天的島給予一切,夜晚的島拿回一切,母愛會奪走子代的什麼?
 
島的本身是限制,上了這個島就離不開這個島;吃人無罪,母親固著的亂倫結才有罪;另外白天的泉水夜晚會變成酸液,意味母愛也有腐蝕性,過度關心形同控制與扼殺,不離開母親之愛獨立生長,那就只有死在島上(被母愛之依戀扼殺)
 
PI終究解開纜繩,回到船上,健全的生命必須回到人世,就算沒做好告別的準備,也只能不斷往前;當然「野性」走回森林了象徵「人文」的回歸,PI回來了,老虎沈澱回心理了。
 
PI
問調查員說:「所以你們不要聽沒有見過的事物,不要有驚奇、動物或島?」這句話其實是雙關語,意即「本來就沒有驚奇、沒有動物、也沒有島」,至於PI感謝父親交他的一切,是因為父親交給他的理智與生物常識,讓他活著度過良知的譴責;所以老虎並沒走遠,因為「我不能丟下他(我即是他)」,至於調查員與作家為何選擇相信老虎版的故事呢?
 
老虎版本身就是神話,套句PI
爸的話,「別讓這些故事和光影騙了,孩子們,宗教就是黑暗。」但即使事實如此黑暗又何妨?當我們願意相信神話,代表我們還相信善良。
 
回來以後的PI,又多信了猶太教,PI的母親透過宗教與「過去的自己」連結,PI一樣透過宗教與自己的歷史連結,其實信仰的領域並無「什麼都信=什麼都不信」的問題,因為兩者的前提本非一致。對PI而言信仰是對母愛的致敬,一如生存是對父愛的致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