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41012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為何不能教孩子接受事實接受有限接受失敗?「聖母峰」有感

最後是道格死了,領隊死了,去救他們的也死了;他們那一路一共死了三個人,為了他的堅持到底。
 
在教育中、在世俗價值中、在考試中、在一般人的觀念中,「堅持到底」一像是好事,所以我們的社會一項不太常教我們「該放棄的事要放棄/人生沒多少事值得堅持到底」,誠然道格也可以說:「可是爬山登頂就是『我會堅持到底的那所謂少數』」,不過假設道格選擇放棄,而成員最後也全都安然下山,他對家鄉的小朋友,難道就無法交代?
 
「堅持到底」本身就算一種觀念偏差,因為「到底」這概念本身就是「偏」,這概念之所以被歌頌,基本上是因為「符合多數人類覺得正確的價值觀」,即使絕大多 數人類在絕大多數場合都絕對不會堅持到底,但因為「有極少數案例堅持到底,並獲得成功」,我們就會把這些案例極大化,忘記「當你發現現場沒飯吃的時候,你可以選擇吃麵」。因為社會需要偶像,而偶像的成就之道也確實非常有教育意義,但難道我們的偶像在面對抉擇時,從不曾選擇急流勇退?他們每次都會堅持到底?
 
成功是一種教育,失敗其實也是;甚至失敗的經驗本身便是後人參考的重要依據,所以失敗者本來不該切腹殉國人,失敗者該做的事是「詳細記錄所有失敗的種種,讓後人避免重蹈覆轍」,這其實遠比成功者經驗有用,畢竟成功者經驗無法複製,但失敗者經驗卻可以避免。站在道格的立場,沒登上聖山固然有無顏見江東父老之 憾,但如果剩下虛名回去呢?小學生知道「自己幫助過的郵差叔叔再也沒回來,自己還出了錢幫他!」會不會因此產生罪惡感,怪罪自己「人是被我害死的(若當初我沒幫助他,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死?)」?道格若是成功登山回去,有沒有可能被塑造成征服聖山的大英雄,導致來年山下多死幾個人?難道道格坦承「沒登上頂峰」就會丟臉或等同努力白費?又或者一定要踩上山頂才能證明大 家的幫助真正的圓滿?
 
「證明自己辦得到」是英雄,「證明自己其實還是沒辦法辦到」其實還是英雄,挫折本身就是學習的一部份,「我是對的,跟我來」是一種教育,「我盡力了,但結果不是最圓滿的」難道不算是教育?
 
人生本來有限,其實所謂英雄,都是「證實了自己的有限,但在有限中實踐自身志業」的人物,我認為坦承面對這件事,回去告訴孩子「自己還差一點點,謝謝大家, 相信你們會超越我的成就」會比「我已經上去過囉!相信你們也上得去」更有意義,因為後者基本上沒有超越空間,但前者卻還有。
 
所以父母如果婚姻失敗,不該瞞著孩子,這只會讓他們更不知道該如何做人;同樣「長輩」如果面臨事業失敗,難道不該在該放棄的時候放棄,告訴大家「這件事為何沒完成」?
 
堅持到底是意志力的展現,但見風轉舵卻是智慧的展現,即使日本第一武士宮本武藏也有在戰場上逃跑的時候,該逃的時候就該逃,活著才能思考、活著才能說話、活著才有發語權,其實「聖母峰」的重要意義,是本文倒數第三句!

===========================================================

其實我們可以把問題簡化一點,簡化到最簡單的是非題就行了。

安全規定之所以存在,是因為違反規定,真的會出人命,不管是出去玩或從事工作,都該遵守基本遊戲規範(當然規範本身必然有未盡合理之處,那願意犯規者就必須承擔犯規的後果);規範一是有繳錢才能上山,規範二是下午兩點必須下山,這兩點,道格都犯了;他沒繳足額費用,又在規定時間外硬是要上山,那麼領隊為何願意兩度讓他犯規呢?一念之仁。

所以,領隊看似仁者,孔子說「博施濟眾為仁」,又說「仁者樂山」,何況「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所以博施濟眾又以友輔仁的山客,好像就是仁者;但這麼說還是不對,因為依據孔子的定義:「智者利仁!」這件事讓大家都陪葬了,而且陪葬的原因居然是違反最基本的安全規範,顯然這是「不智」,正因為「不智」,結果「我欲仁」成了「我成仁」,這樣算是「仁者愛人」嗎?

「君子愛人以德,小人愛人以姑息」,道格其情可憫,但領隊愛他的方式不對,愛人以姑息的結果不但沒有「斯仁至矣」,反倒陷入「井有仁?」的絕境,所以這是「惘」,豈止少了智慧而已......

當然不可否認,他們都是好人;但在大自然面前,犯了任何一點小錯,都是足以致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