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67

    累積人氣

  • 64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為何每次都會跳過任氏傳?

 任氏,是狐妖;她從沒否認過她是狐,深知內情者也知道她是狐,不過男主角鄭六一見面就是煞到她,所以別人看不到的豪宅,只有他看得到;別人看不到的歌舞秀, 一樣只有他看得到。鄭六為何喜歡任氏?簡單就是肉體的吸引力;反之任氏為何喜歡鄭六呢?可能的原因是:因為鄭六即使知道對方「非人」卻依然願意跟她交往; 站在女主角的立場,別人嫌棄我而他不棄嫌我,所以我愛他;當然站在觀眾的立場,我們知道,對正在發情的生物來說,對方是「一個具體存在的人類」或「目標物 其實只是一陀棉被或是某種塑膠聚合物」,可以是沒差別的。
 
所以如果現代人可以接受「和一陀塑膠談戀愛」,那麼應該可以理解古人為何可以接受「和一隻狐狸談戀愛」(比較正確的說法是:無論古今其實沒多少人能接受和 「異類」談戀愛,所以任氏對鄭六願意「捐棄成見」受感動,雖然其實鄭六本身根本無所謂「捐棄」的問題,他就傻子一個罷了),說真的和狐狸談戀愛可能還正常點,雖然這算「人獸交」,但最起碼,狐狸算生物!
 
鄭六和任氏交往一段時間後,男配角就出來亂了,男二的名字叫韋崟,這名字的發音,正好就是「猥褻的『猥』+淫蕩的『淫』」,總之作者毫不掩飾男二就是個色 狼,這色狼聽說妹婿交了女朋友(既然叫妹婿,所以鄭六當然一樣是結了婚的,也不是啥好東西),就堅持要去看,一看驚為天人,居然當場就把辣妹給撲倒,眼看 對方就要體力不支讓對方為所欲為時,任大美女居然反向操作-- 乾脆放棄抵抗,你想怎樣就怎樣吧!妙的是韋崟見對方「
神色慘變」,居然收斂起獸性,還問對方為何不開心,這任妹妹就說啦:「我男朋友鄭先生,還真是可悲啊!堂堂六尺大丈夫,竟保護不了自己女朋友!是說你的人生,過得也夠爽了,難道忍心剝奪你朋友唯一的愛人?我男朋友靠你吃穿,也夠可悲了,你若真心想對他好,難道忍心對我這麼做?」
 
照原文交代,韋崟是個「
俊有義烈」之人,被任氏唸過後,竟然從此「不敢無禮」,接下去任氏鄭六-韋崟三人間的關係就很有趣了:
  1. 任氏是鄭六的女友,雖然鄭六結婚了。
  2. 鄭六算是韋崟的屬下,鄭六吃穿都靠韋崟,其實韋崟很想吃了朋友的的女友,但自從被朋友女友拒絕之後,他們就當起了「朋友」。
  3. 韋崟既然放過了任氏,任女好像也應該知恩圖報,所以後來任氏也屢次幫韋崟介紹女朋友,而且手段都是違法的偷拐搶騙+巫術,總之通通會被告!
  4. 韋崟雖然吃不到任氏,但也和任氏維持「只差沒發生性關係」的詭異友誼,有意思的是,鄭六對這回事,也抱持「開放」的態度。所以三人間維繫穩定和平友誼的關係。
  5. 接著任氏運用特異功能,幫鄭六做生意……直到。
 
直到鄭六真的要去當官了,鄭六其實已經結婚了,但他還是堅持要帶任氏去;任氏不想去,他就邀韋崟幫他一起勸,兩個男人勸了半天,這女人就說啦:「有巫師跟我說,今年西行大凶,所以我不想去!」但是這兩個大男人哪肯相信這種話呢?於是鄭六就硬凹了任氏一起去,果真走到當年楊貴妃慘死的馬蒐坡時,路邊竄出一隻獵犬,任氏見到獵犬,大驚失色,變回狐狸原形,然後當場被狗咬死了……
 
這故事就這樣,好,我來自我分析一下,為何教材每次編了都不上?
 

  • 這篇小說沒好人,這點令人厭惡!一般來說,一部文本中,至少該有個好人,交際花王嬌蕊變好人了,搶妹妹男友的白流蘇也變好人了,連花花公子范柳原都變好人了,但在這部部氏傳裡頭,居然一個好人也沒有!實在是部讓人「沒希望」文本!
  • 任氏對韋崟的態度,基本上可以理解,畢竟鄭六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至於韋崟放過自己的人情,似也應當還。但任氏還情的方式,卻十分糟糕!她還人情的方 式,是利用其他女人來滿足韋崟的色慾;她自己不願被韋崟佔有,卻樂意讓韋崟去佔有其他女人,這種「陷害其他女人以滿足自己討厭的男人的女人」,套句白流蘇 的話,真是「殺了她也還汙了刀」;當然依照原作的設定,任氏本來就「不是人!」或許原PO本來的意思,就是在暗諷她根本是禽獸!
  • 如果說任氏本身就是禽獸,那麼韋崟與鄭六,其實一樣「不是人」,在這部文本中,韋崟就是為富不仁的大少爺,除了沒硬上任氏之外,沒做過一件好事;至於鄭六當然也沒做過什麼好事,只是沒韋崟那麼壞罷了。只是說到最後,任氏的死終究是因為鄭六:若非他硬要任氏去陪他,任氏也不會因此陪命!所以說到這邊,我們可以 想的問題是……作者為何要作這樣的安排?
 
 其實也不難猜!
 
鄭六與韋崟,畢竟不是什麼好東西,讓他倆得不到幸福,觀眾一定覺得很OK;至於任氏,該黑的也黑了、該騙的也騙了、該欺負的也都欺負了,被她陷害的人也不在少數,現出原形被獵狗咬死,這算是報應!
 
當然觀眾可以繼續問:那兩個爛人的報應呢?
 
抱歉,故事進行到此,我們只能說:那兩個混蛋唯一的報應,就是「他們不能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三人生活了」,人是他們害死的,良心不安是他們倆唯一的報應。
 
所以難怪我不喜歡這故事,雖然這兩個女人都死在馬蒐坡,頗有暗示「害死一堆無辜百姓的女人確實都該死」的爽感,但那三支「禍根」的報應,未免太不符合比例原則了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