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77763

    累積人氣

  • 327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從「老聃死,秦失悼之」聊到撿骨

      老聃是道家一號人物,不管你要叫他老子、李耳、老聃、或太上老君,他就是道家響噹噹的大人物,這樣的大人物離開人間,自是冠蓋雲集;秦失身為老子的老朋友,到場卻乾哭三聲就走了,是什麼意思?
 
      確實不夠意思!老聃的門徒們立刻包圍秦失,要他給個交代:「你不是我們老師的朋友嗎?」「是啊!」「用這種態度來看我們老師,行嗎?」老聃的學生,顯然是用「誰哭得大聲誰哭得賣力」來判斷悼唁者夠不夠誠意,不過這下可惹得秦失反擊了!秦失的態度是這樣的:
 
      秦失說:「本來我認為我兄弟李耳是為聖人,今天看到現場的狀況,我想我錯了,看來我兄弟,並不是聖人(因為理論上聖人應該能感化聖人周邊的人事物,可是看看 你們這副德行!你們這表現,像是被聖人感召過的樣子嗎?)剛剛我看到追悼會現場裡,有老者哭得好像自己的小孩死掉,有年輕人哭得好像是自己的媽死掉,大家哭做一團,想必是對往生者有非份的期待!所以你們講的話超過,你們掉的淚更超過!可是在我看來,我兄弟李耳,當年來到這世間,不過就是時間到了;今天他離 開時間,也只是時間到了;他只是順時而來,應時而去而已啊!你們今天哭成這副德行,顯然你們自己也忘了自己從哪裡來?又將往何處去(可是難道你們老師生前 是這樣教導你們的嗎?)!如果我們接受老聃的生死不過是大自然春夏秋冬的變化,又哪來這麼多不必要的情緒,『接受他離開』,不才能解開『活著便是倒懸之 苦』嗎?」
 
      這篇寓言,情節十成是假的,但相似度九成是真的,絕大多數追悼會,畫面都差不多,「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給往生者追加莫須有的期待,是追悼會常見景觀,這故事除了寓含莊子的生死觀,還有什麼別的?
 

  • 從這故事中,我們可以看到「聖人未必教得出聖人」,老聃是聖人,但他的徒弟,顯然俗得很!這些徒弟不但沒有師父的修為,也沒有師父的雅量,反倒用俗情衡量每個到場觀禮的「朋友」,所以秦失為何感嘆「看來老聃也還不算個聖人?」因為理論上,聖人應該要「春風化雨」的啊!
  • 從這故事中,我們可以看出狗仗人勢;老聃的徒弟憑什麼攔路擋人?無非因為他們自以為是「老聃的徒弟」;所以更難怪秦失感嘆老聃不是聖人,因為「看看你,以我認識的你,怎麼會教出這樣的徒弟?」
  • 秦失顯然生氣了,那麼,他在氣什麼?
       秦失的反擊,正是本文的重點:「你們說我用『這種態度』悼喪沒誠意,我倒想問問你們,你們用『那種態度』悼喪,誠意又在哪?你們家老師老聃,生前是這樣教育你們的嗎?」(原文:老聃死,秦失弔之,三號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曰:「然。」「然則弔焉若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為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弔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會之,必有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謂之遁天之刑。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古者謂是帝之縣解。」

 
 
      老聃的學生,有什麼問題?
 
      在秦失的看法,老聃的學生,「過份」了!老者哭得如喪子,少者哭得如喪母,根本是把老師當作老爸老娘或親生兒子來看,問題是,師生關係該是這樣的嗎?
 
      師生關係到底是建立在「知識」與「道義」上,雖然在知識能力上有高低的分別,但畢竟不是不可解的親子(血緣)倫,也不是硬性規範下的從屬(君臣)關係;另外 師生間關係並非建立在興趣上(朋友倫),更不是一輩子蓋同一條被子在一起扶助的一家人(夫妻倫)。既然師生倫本身建立在「知識」與「道義」上,本無理由 「陪你一輩子」,那麼,究竟該如何送老師的最後一程呢?
 
      一位大師的最後一程,是不是該符合他的畢生所授?那麼,老聃一聲最重要的學術成就為何?是不是就是自然?無為?
 
      老聃是個堅持自然無為的人,老聃門徒,就該自然無為,發揚老師的精神,堅守老師的信念;老聃若活著,肯定不希望大家哭得悉哩嘩啦,肯定不想看到大家送得念念不忘!如果說每個人都該有個屬於自己最適意的葬禮,那麼,老聃的喪禮會場,是不該狂哭的。
 
      畢竟他只是「回家」。
 
      那麼,你們在哭什麼意思?你們不但狂哭,居然還有臉問我為何不狂哭?哭成這樣代表你們根本沒學會老聃的本事,哭成這樣,就代表你們對老聃的情緒是「依戀」--如同母對子的依戀,如同子對母的依戀!但學生該依戀老師嗎?學生與老師的關係,不是建立在「知識」上--當學生學到該學的知識,他不就應該「獨立」了嗎?
 
     
老聃的學生,把老聃當作教主,當作偶像,他們沒繼承老聃的思想,卻以「老聃的徒弟」為名清算「來客」,所以秦失為什麼失望?因為老聃講了這麼久,根本白教了啊!

 
 
影響我最深遠的老師(之一)走了,我做了什麼?
 
      我沒做什麼,沒去現場,沒送最後一程,事後沒去追問墓地在哪裡?我沒做這些事,因為覺得沒必要,他不認得我是誰,我記得他是誰就好。
 
      他生前,我已經把他講過的話打成電子檔,朋友們在一起經常聊起他,「他」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份,他跟著我們活著,我們把他活出來,我們幫他看世界,甚至我們繼續宣揚他生前說過的觀念。在這意義上,見面不見面,其實不重要,縱使相逢應不識,見面幹嘛?見面能幹麻?敘舊聊天喝茶講古?當學生的,不是應該出去獨當一面嗎?
 
      我有書、有筆記,這是我紀念的方式;至於到不到現場,有人覺得重要,有人覺得不重要,不過既然我是道家門徒,他是道家門徒,我想我們在想什麼,大家應該都知道:道法自然,人人都該有權採取對自己而言最「自然」的紀念方式,如哭其子,如哭其母,反倒造作了!

 
 
最後一個話題:死生聊到撿骨……………….
 
      多虧班上有殯葬業專才,我終於知道那天我經過夜總會時,看到的是什麼--那天我看到一群人,圍著一口鍋,現場白煙裊裊,我還在想,在夜總會生火搭灶,是做什麼?
 
      好吧,我終於知道答案了。
 
      撿骨時最好的狀況,是塵歸塵,土歸土,棺木之中剩白骨;如果不是這樣的狀況,如果說屍體放了十年八年還沒腐爛,那該怎麼辦?
 
      其實可以埋回去,如果家屬願意的話;那麼如果家屬堅持要撿呢?那就必須處理了,問題是要怎麼處理?要讓一具蔭屍變回骨頭,就必須把「肉」剔除乾淨,所以,那一「鍋」,是用來幹嘛的?
 
      專業術語,叫做「炒」;鍋子都拿出來了,要怎麼「炒」能怎麼「炒」大約就是基本常識,真正考驗常識的問題在:人畢竟沒這麼小,鍋畢竟沒那麼大,所以那麼大一個「人」,是要怎麼放進鍋裡炒?
 
      答案,是先「切」,所以相關從業人員,鋸子刀子老早準備好了,只要家屬同意,他們就可以下手「分屍」了;人切好就是下鍋「炒」,炒到皮肉骨分家,味道去除,就可以撿骨了。
 
      所以往生者如果可以輕輕鬆鬆撿走,那沒問題;如果家屬認為埋回去就好,那也沒問題。有問題的部分在:如果家屬堅持要撿骨,往生者往生後身體在挨個八刀十刀,大約是跑不掉了。那麼當遺體在切遺骨在炒時,家屬在幹嘛?
 
      根據專業同學的說法,家屬閃得遠遠的:「都嘛第一個閃,遠遠打電話來說『我有事先忙!事情作好再通知我!』」
 
      所以我們專業同學的看法是這樣:「其實根本不用買高貴的棺材,高貴的棺材,就是害你『走不了』的元兇,何況既然日後要撿骨,棺材也就不過住幾年,買這麼貴的幹嘛?」更重要的是,在經常處理這種狀況後,人多半會看淡,到時候往生就燒一燒灑一灑,何苦更子孫爭地?那些撿骨被子孫下令砍了八大塊的往生者,也不過走了十年八年而已啊!又不是隔了好幾代隔到後代子孫都沒感情了……
 
      所以一個人如果不想死兩次,那就一次把它完成吧!第一次死了沒燒,若是搞到第二次不但被燒了還被切了,那不是更悲慘?
 
      最後關於撿骨的習俗,同學的說法是,這習俗是唐山過台灣的台灣人才有的,台灣原住民沒此習俗,祖國也沒這習俗,既然兩邊都沒有,應該是當時來台先民還希望落 葉歸根,才有這特殊習俗。不過我查了查的看法是,中國「中原」也許沒這習俗,但不代表中國邊陲沒這習俗,畢竟一個習俗不太可能憑空出現,實際上類似撿骨的 行為在古籍中也似有出現(不過正好都不是中原文化的作法),但無論這習俗是哪來的,基本上古人沒有墓地取得的困擾,至於現代人嘛……
 
      還是燒一燒吧!以咱們這年頭體內防腐劑堆積份量來看,不把自己先燒了,子孫早晚大約也會把你給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