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1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辛棄疾賀新郎賞析

      這首「賀新郎」,我們賞析一下,原文如下:「甚 矣吾衰矣!悵平生,交遊零落,只今餘幾?白髮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問何物能令公喜?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情與貌,略相似。一尊搔首東 窗裡,想淵明停雲詩就,此時風味。江左沉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回首叫雲飛風起。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辛棄疾作品的討厭之處,在典故特多,幾乎每三句就一個典故(所以我也沒有每句都解釋),根本適合寫學術論文,一開始「甚矣吾衰矣」取孔子的典故:孔子晚年自知仕途不就,自己無論如何努力,就是救不了世衰道微,看著自己的身體一天天衰老,「復興」事業卻遙不可及,怎能不勝感嘆?
 

      平生努力剩下「悵」「空」兩字,想立功人家不給你立功,想打仗朝廷不准你打仗,看著大好江山盡是「敵國」所有,怎能不「悵」?再說一個人縱然事業無望,但總該有個三五好友,可是辛棄疾的三五好友呢?「交遊零落,只今餘幾」,上蒼給長命者的懲罰就是你得看著你的好友,一個個從你面前消逝;如今一起上過戰場的弟兄,也沒剩幾個了,這把年紀,又沒臉書,老都老了,誰有時間來看你?
 

      接下來「白髮空垂三千丈」的關鍵字是「」,「一笑人間萬事」 的關鍵字是「」;照說白髮是智慧的象徵,三千丈是人生經驗的積累,白髮三千丈,該有個姜太公的文韜武略,可是在不敢打也不能打的偏安朝廷中,「武略」正 是朝廷不想說之事啊!滿腹兵書有何用?白髮「空」垂而已!既不能有用於世,也只好一「笑」置之,但這種笑,是什麼笑啊?
 

      不用說,當然是苦笑,「笑人間萬事」是假裝不在乎,辛棄疾畢竟身世局中人,這哪是豪氣干雲的「笑盡英雄」?這是無奈中的無奈啊!但活人畢竟有活人的日子要過,賦閒在家的辛棄疾還能幹嘛?澆澆花,種種樹,「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除了澆花種樹也就只能遊山玩水,「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外面的山水美極了,這是真心話嗎?
 
      當然不是,軍事家眼中的青山,哪會單純是青山?
 
      他要看的,是戰場、是戰鬥、是光復中原還我河山的「故國山河」,他哪想看什麼青山啊?看青山根本萬萬不得已!再說辛棄疾是真的打過特種作戰的戰士,戰士的本質是粗獷直接的「疏慢」,故意用「嫵媚」形容自己是啥意思?不就表示自己願意當「魏徵」,但朝廷之上,沒有「太宗」啊!

 
 
      接著來看下半闋,「一尊搔首東窗裡,想淵明《停雲》詩就,此時風味。」退休在家的男人,最怕閒;上過戰場的男人,尤其怕閒!沒兵可帶、沒仗可打、沒任務區可以「搜索並摧毀」,活著要幹嘛?準備酒菜等朋友,等待的時間應該長到「騷首」都足以把頭髮拔光!這時辛棄疾又來了個典故,陶淵明「停雲」詩寫什麼啊?「停雲」的關鍵字是:「平路伊阻、平陸成江、願言不獲,、抱恨如何」最後雖然「有酒有酒」,卻只能「閑飲東窗」,「春醪獨撫」因為「良朋悠邈」,簡單講就是「兩個過氣老英雄獨自喝酒還找不到酒伴」的他媽的寂寞!其實陶淵明不想做大文豪,辛棄疾也不想做大文豪,甚至孔子也不想當「至聖先師」啊!但他們的大環境偏偏不讓他們做他們想做的事,最後成就了一個老師和兩個酒鬼,難道是他們所願?
 

      沒人天生想做酒鬼,陶淵明和辛棄疾之所以需要這麼多酒精,基本上是心理問題,所以後面說「江左沉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同樣是句反話:「你們這些假高尚的年輕人追求什麼功名利祿啊?大家喝嘛!醉嘛!酒中才有大道理!」其實誰不想要功名利祿?辛棄疾自己一樣也是「求名」的佼佼者。問題是,他家政府只准他「求酣」啊!
 

      所以下個典故又有趣了,「回首叫雲飛風起。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這典故是說漢高祖劉邦打了天下回家鄉,不自覺的霸氣外露道:「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大家可以試想一個人要是魯蛇而歸,看到鄰居必低頭,過年被問「在哪高就」要如何回話?可要是你從小小里長幹到全國最大大皇帝,回歸故里看鄰居,鄰居又該怎麼看你?
 
      「大風起兮雲飛揚」,這才真是男子漢大丈夫,那辛棄疾幹嘛引用這典故?因為辛棄疾的人生志願,一樣是「呼風喚雨打天下」啊!他自覺跟歷來英雄一樣血中有的 是狂傲,「不恨我不見古人,恨古人不見吾狂」字面上的意思是「可惜古來的英雄豪傑沒機會見證本人的狂傲」,字面外的意思,不就是「當今天下,哪來英雄豪 傑?」
 

      最後「知我者,二三子」又是個典故,簡單說:「這心情,幾人懂」?當然沒有幾人懂,滿朝文武醉生夢死,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做汴州,打仗費時國防費力用錢可以買和平,一個特種作戰出身的老軍官回頭看看眾人在「世界和平」中昏醉,還能說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