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1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天之蒼蒼,其正色邪

        有沒有注意到:上面這句話,為何要用疑問句?在高空看到的,本來就是「天之蒼蒼」,往下看,的確也萬物渺小,明明依據常識也知道該是句肯定句,為何作者偏要寫疑問句?
 
        哲人之所以是哲人,在哲人總能再多想一層。天際往地上看,地上當然渺小;從天上看四周,也自然是天之蒼蒼的無邊無際;但是,如果肯定了現在高度的境界,把現 在的高度當作真理,那就永遠不會再往更高的高度飛越。明明自己也不知道更高的高度長怎樣,如果肯定的說現在就是最高境界,不就是讓自己也陷入井蛙之見的危機?
 

        所以,莊子沒把大鵬的高度說死,他只說「當然飛到這境地,往下看,會發現往昔一切,不果爾爾(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但難道只因你身處九萬里高空,就可以「自緣身在最高層」嗎?莊子的回應一樣是疑問句:「其遠而無所至極邪?」你又還沒飛到,你怎麼知道?
 

       所以所謂九萬里的高度,其實不過是人生路程的一部份;但若不先把自己提升到這相當高度,又怎能看清「地面所謂的風景」?只是就算飛到相當高度了,也沒人可以確定「這高度之上,是否還有另一層世界」?所以若只因身在高空九萬里就自以為「天下之美為盡在己」,九萬里與海平面看似十萬八千里的高度落差,就心理素質而言,恐怕也僅有五十步之遙罷了。

==============================================

        逍遙遊的下課,同學問我「剛才講到『風』時,為何沒特別去講『風代表機緣』?」其實這位同學自己有發現答案:「這樣講,逍遙遊的強度,就弱掉了。」

        風是機緣,沒錯,但我只會一句帶過說:「時機成熟時,你才飛得走。」我不去強調時機的原因是:「要當魚還是要當鵬,決定權在你;但練成鵬了以後風要不要來? 卻不是你可以決定的!」宮本武藏生在武士的天年,他就是武士的神;他要是生在葉問的時代跟葉問一樣面對相同的困境,恐怕也一樣只能武館餬口賣藝罷了。 問題是就算「風沒來」,難道武功就不用練了?


        人在環境中,畢竟有很多無奈,逍遙遊的主旨並不在強調那些無奈,也無意否定無奈,實際上當了鵬,也不免面對無風可飛的窘境。可是只要風來了,鵬就能飛;反過來說,風來了,魚能飛嗎?

        要當小魚還是當大鵬,決定權在自己;擁有大能力以後有沒有市場,抱歉那不是你可以決定。莊子本人也沒遇到風,他的時代風吹的是黃老,先秦以後的漢代是黃老家和儒家的天下,連司馬遷和班固兩位史學大師都沒多看得起莊周(和孟軻);莊子紅起來,已經是兩漢四百年以後的事了。其實莊子已經不錯了,孟子的發跡更悲 慘,從先秦到魏晉到唐代,誰管孟子啊?誰知道宋代以後孟子成的顯學,從「諸子」一路扶搖直上爬上了「十三經」,根本後來居上。反過來說,莊周與孟軻時代搭了順風車大紅的人物,最後又怎樣了呢?

        風停了,再紅的人,都會被遺忘。可是如果不先練到莊周孟軻那等級,就算三五百年後風向轉了,也沒用啊。

        所以我不去強調「機緣」,畢竟這兩個字太難講,孔子當官的機緣不佳,但他若好運當了官,日後還能當教主嗎;曹操和陶淵明寫作時的機緣也不怎麼樣,結果最後 「上品」被淘汰光了,後人反而說當年的中品下品才真的是上品。就算運氣好到順風飛行也不保證結果很好運啊,韓非子搭上秦始皇,根本最強組合!可是韓非子好命嗎?

        所以其實不用去管風,沒風的大鵬還是能孤芳自賞,欠風的大鵬還是能飛個幾步,沒遇上風的大鵬依然是大鵬;但若不先練到大鵬級,就算好命好運遇順風,金三找也當不了一代宗師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