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77765

    累積人氣

  • 329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偏執狂的白領經濟犯罪:影評「紙之月」

      梨花看似值得同情,但她其實不是什麼「受害者」,或許真正值得同情的,是那些信任她的人。不可否認梨花的「想法」會出現在每個人腦海裡:不管是剝光小鮮肉和她做愛,或者乾脆把公款吞下來濟 私,每個人心理,其實時時刻刻都漂浮著些壞念頭,甚至我們可能還偶爾或經常的執行了期中幾個壞念頭,差異在:當我們做了某些壞事後,我們會有罪惡感,那 麼,梨花的罪惡感呢?
 
      我好奇的是:梨花的「感覺」到底在哪裡?她不止沒有罪惡感,其實她也沒有感動,我的意思是:正常人普遍具有的心理反應,在她心中,是很淺乃至於根本沒有的。比方說:偷了 爸爸的錢,她似乎沒感覺;背叛老公與工作,她似乎沒不安;挪用那些「腦筋不清楚的人」讓自己與小狼狗享樂,他似乎沒恐懼過;甚至當她發現小狼狗背叛她時……她真的對遭被背叛有感覺嗎?為什麼我還是沒感覺她有感覺?
 
      電影版「紙之月」中,我觀察到的梨花,是個只有「刺激-反應」的人,她其實無法具體感受到「他者」的行為,與他人行為背後的動機,這就是為何每次相川提醒她為人處事之道時,梨花總是一臉莫名其妙:因為她真的不能 明白「原來別人這麼想」),與其說梨花與丈夫間缺乏激情,不如說「她丈夫之所以跟她在一起那麼久,是因為他實在粗枝大葉到完全沒發現老婆有問題!」由於梨花實際上並不理解他人的想法,「被她愛上的人」,也無法獲得真正的幸福。
 
      是的,那隻小狼狗,過得一點也不幸福;雖然短期內擁有幸福的性體驗也成功解決了經濟困境,甚至過起上流社會的生活,但梨花真的瞭解「他」要的是什麼嗎?
 
      小狼狗要的其實不是錢,他要母愛;一時間梨花也成功扮演了「媽媽兼床伴」的角色,但長期下去呢?梨花完全沒發現光太的恐懼,即使她拼了命為光太侵吞公款,也沒發現
光太的恐懼並不是因為「錢」,而是因為「她」。
 
      沒人可以忍受另一個人「無止境的愛」,
愛會灼傷人,特別是梨花這種偏執之愛;所以被梨花愛到的人,只有那個「當年的五歲小男童」後來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因為她根本沒與梨花住鬥陣!

 
 
      每個人的腦海裡,都有千千萬萬種壞想法;老實說,你怎麼想不重要,因為除了你,沒人真的之道你在想什麼;問題在:你怎麼做?
 
      隅選擇「把那些想法留到退休」,嘲笑她膽小的人,應該想想「有本事對抗自己的本能慾望,算是膽小?還是意志堅強?」絕大多數人和相川一樣,偶爾(甚至時常)犯個規,但畢竟只把犯規當娛樂,最終還是回到框架裡過活。至於像梨花這樣敢於把自己的想法付諸行動的人……
 
      她不是什麼自由鬥士,只是缺乏罪惡感罷了。

      最後一定要說:宮澤理惠真的有病態美,這角色,確實非她不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