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697918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違背法家管理模式」的部隊那些事(兼論民間為何與部隊對立?)

        韓非重法、用術、任勢,「法」以明規章,「術」以知奸,「勢」以立威,只要法令明確、賞罰分明讓「法治」取代「人治」,中主便能無為而治;當然我在部隊裡看到的常常不是這回事,我想如果連我們一般兵都經常給營頭取名叫「天線寶寶某人物」的話,韓非子大概也不會給這樣的領導者零分以上的分數。
 
        言歸正傳,我在部隊看到的是:即使最簡單的賞罰分明,都不是主官常能實踐的事!可不是嗎?部隊裡最常被懲處的原因是什麼?
 
       只是因為吃飯。
 
        講更清楚點,是「長官因為對吃飯有意見,所以懲處人!」實際上在我們這些阿兵哥看來,長官是「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慾懲處人!而且你們明明弄得到軍營外的食物!」當阿兵哥認為「長官是為了口腹之慾懲處我」,他們會怎麼看待長官?
 

        我們會說:「留點肉給『人類』吃!」意思很明顯,就是「長官是禽獸」,當阿兵哥已經把長官當禽獸,你認為作戰時,他們會先對敵軍開槍?還是在長官落跑前,先賞他一槍?
 

        在中華民國當過兵的本上都知道,「賞罰」兩字在國軍根本「未徹底實施」;依照韓非子的看法,決定升遷的邏輯很簡單,戰功定升遷!大家都知道秦軍之所以強,是戰功定升遷;美軍之所以強,是「小兵有機會升成大將軍」!在國軍呢?升遷不升遷取決於血統與關係,再加上先前敗仗打太多,後來和平又太久,升遷與懲處基本上與「作戰能力」完全脫節 ,所以只要當過兵的役男基本上也會發現:某些長官明明能力很強,為什麼不會升?有些長官明明很會帶兵,為什麼其他長官好像不怎麼喜歡他?有些長官明明在「民間」絕對可以獨當一面,為何在部隊裡只能被學長凹?
 

        「國有無功得賞者,則民不務當敵斬首」,有長官如此,部隊能作戰嗎?

 
 
那些「違背法家管理模式」的部隊那些事2:政戰
 
        所謂「政戰」,基本上是國軍從共產黨身上學來的管理方式;不知道大家有想過,「輔導長」是用來幹嘛的?一個連有連長副連長就好,幹嘛還要連輔導長?一個營有 營長副營長就好,幹嘛還要有營輔導長?這些叫「輔導長」的傢伙又輔導些什麼?他們有心輔證照嗎?有諮商專業嗎?大家看好萊塢電影,應該會發現俄軍有「政委」這角色,反之美軍有「輔導長」這職位嗎?
 
       
「政戰」真正的功用,是「以黨領軍/監 督部隊」,營輔導長的功用就是監視營長,連輔導長的功用就是監督連長,「政戰」的任務就是「確保部隊執行黨意」,萬一作戰部對長官不聽話要怎麼辦?來得及 的話就是緝拿他,來不及當然就是直接斃掉他嘛!所以那些叫「輔導長」的傢伙真是用來幫你處理心理問題的嗎?錯錯錯!他們是用來「監視你的心有沒有背叛黨的意志!」
 
        韓非子雖然主張高壓統治,但他主張「法治」而反對「人治」,管人的應該是公開客觀「法」,而不是「另一主觀的個人」,政戰體系基本上就是「人治」,問題在戰場上,這種「人管人」的領導統御會有什麼麻煩?
 
        法管人,指揮官作戰的底線是「不違背自家法律」就行了。人管人,指揮官的敵人不只是敵人,身邊的「政戰」才真是心腹大患。因為指揮官除了作戰還得擔憂:「要是我猛攻,政戰會不會說我『冒進』?要是我按兵不動,政戰會不會說我『怯戰』?要是我輕易打贏敵人,政戰會不會說我『即將造反』?要是我跟敵人僵持,政戰會不會說我『通敵』?」
 
        身邊有個「輔導長」,作戰對象就成了「隨時可能告狀或乾脆幹掉你的輔導長」,哪還有心情作戰?
 
        雇人做事,就是要讓他安心辦事,事成事敗,賞罰自有安排,(先進國家自有司法體系讓「真正幹事的人」不用擔心動輒得咎);反過來說,政戰體系是幹嘛的?砲操他們跳嗎?CQB他們行嗎?裝甲他們會嗎?急救他們有能力嗎?分明是浪費人力執行「與作戰無關,又只會折損戰力」的黑機關,這種單位留著幹什麼?

 
        韓非子說「人主之過,在已任在臣矣,又必反與其所不任者備之,此其說必與其所任者為仇,而主反制於其所不任者。」 意思是「你所指派的『政戰』,利益一定與你所指派的指揮官相衝突,因為政戰的任務就是挑指揮官毛病,所以根本只會導致指揮官與政戰之間結仇,結果你這真正 的領導人,反而因此蒙受損失。你這上司丟著法律不管人,卻靠人管人;那麼屬下間要是處的來,一定互相掩護欺騙你;它們之間要是合不來,就互相攻擊對方,你光是看他們打來打去就亂了,又憑什麼判斷是非呢?(「人主釋法而以臣備臣,則相愛者比周而相譽,相憎者朋黨而相非,非譽交爭,則主惑亂矣」)
 
        韓非子那時代,當然還沒有獨立司法體系;但時至今日,很常打敗仗國軍要是繼續不追尋司法還持續依賴政戰,豈止跟不上時代,韓非子再世,也只會再賞一聲竊笑罷了!

 
 
那些「違背法家管理模式」的部隊那些事3
 

        韓非子認為一個合格領導者,要「清靜無為,若天若地,不要做非必要干涉,要和天地一樣深不可測,我們直接看反例,這些行為就是上司自暴其短,導致失去屬下尊重的實例:
 

  1. 連長暴怒:「你們不知道萬一出事,要負責的人是我嗎?」(這句話暴露出主官的恐懼,但主官的好惡愛憎,基本上不該暴露在屬下面前!阿兵哥聽到這句話的理解 是:「原來你怕的是這個?原來你只在乎自己!」當連長說出這句話時,他的弱點,就被阿兵哥完全掌握!既然你怕的原來不過這回事,我們也沒什麼好擔心了!)
  2. 後勤官拍桌暴怒:「幹!」(阿兵哥的理解是:這業務我們早就懷疑你不會,幹人就代表你果真不會!既然連你不會我不會大家通通都不會,你還能怎樣?)
  3. 營長闖進中山室集合全連弟兄「教唱軍歌!」(阿兵哥的理是:「教唱軍歌」這業務,好像是班長排長的事,營長跑進來教唱軍歌,連長以下各級長官的面子往哪擺? 連長以下各級長官的面子都沒了,等一下阿兵哥是要怎麼過日子?而且話說回來,莫非你這營長什麼專長都沒有,只能來教阿兵哥唱軍歌?)
  4. 營長放話:「一個月之內,我要裝甲騎兵的阿兵哥,通通有車坐!因為我們是『騎兵』!」一個月後,營長:「車壞了,你們不會走路嗎?」(阿兵哥本來就很懷疑營長的能力,說出來的話做不到以後,坐實了「你的能力有問題!」)
  5. 營長:「我的營長室門口,要有水池養魚、要有椅子看風景、以後大家業務結束,可以來這邊玩!」於是全營人馬開始努力在烈日下餘營長室前一鏟一鏟的挖出個個給 魚住的傘兵坑,水池完成後一個月,營長疑惑道:「怎麼都沒人過來玩?」(這時阿兵哥除了:「你這XX!誰吃飽沒事膽敢跑到營長面前玩樂?」還能有什麼台詞?)
  6. 營長為了凝聚向心力,在集合場準備了一張超大的「戰車越野看板」,神奇的是看板上的戰車是長得像麥當勞的M60A3,可是本單位明明就只有長得像包子的CM11,明明不管外貌或隊麾,海報上那輛車就「不是我們單位的戰車」,硬是要拿來當「我們單位的象徵」,到底是長官認同的還是前單位(所以不認同我們)?還是長官根本搞不懂我們營裡有哪些裝備?就算那張看板只是一塊凝聚團結的神祖牌,難道你會拜鄰居家的神祖牌?
  7. 指揮官:「你們只要要練出藍波的肌肉,就可以用肌肉夾死癌細胞!」(當場所有的阿兵哥都不知道要擺什麼表情?)
  8. 士官長:「門口那排樹不整齊,文書給我把樹挖起來標齊對正!」(你的阿兵哥會永遠記得這件事,然後跟所有認識的人說:「我們士官長是個他X的混蛋!」)
  9. 這件事發生時我們退伍了,我是從電視上看到「八八風災後,為了搜尋罹難者遺體,陸軍X軍團士兵趴在地上用鼻子聞泥土是否有異味」!雖然大家都不是搜救專業,但這樣的作為,有任何專業水平可言嗎?
 
        「偶像」之所以偶像,是因為你沒跟他同居!只要你們倆住同一個屋子睡同一條被子,偶像失去神秘感後,就再也不偶像(最近的案例請看吳建豪)!長官之所以是長 官,當然是因為長官有小兵所不知道的專業能力。所以偶像之所以為偶像與找官之所以為長官,都建立在相當程度的神秘感!問題是我們看看以上這些長官的所作所為,你還有辦法把他們當偶像嗎?
 
        案例1的連長,言詞中自我防衛傾向過於明顯,士兵很快會發現他的處事模式是「自保為上策」;案例3456的 營長雖然意圖凝聚向心力,但其作為卻適得其反。以上這些小故事無非說明:「無論你的能力怎麼樣,你越是親手料理,越容易失去阿兵哥的信任。一旦喜怒為屬下知悉,上司就有可能反而受制於屬下」畢竟長官儘管擁有權力,但屬下其實也都在偷偷為自己的長官打分數,
當領導者「有為而治」卻學養不足,不能「若天若地」 卻「摔落地面」,要再拿回上司應有的專業感,也就難了。
 

        最後擷取一段黃加海軍司令伍華德的話,為「清靜無為」做註解:「我為何不想下一連串瑣碎的命令?……畢竟我還不明白究竟發聲什麼事,其次我不想搞亂無線電通信網路,再次我的政策是讓情報不斷進來,交由訓練有素的人去處理,提出所需之要求。我在赫姆斯號所做 的只是確保他們能得到所望之需求。他們不需要由旗艦提出一連串不成熟的問題與揣測。何況我相信他們,我所有的部屬,會正確的處置狀況,近乎完美!」「治大國若烹小鮮」,請各位長官別用「瑣碎的命令搞亂屬下的判斷」,畢竟你們得屬下,不該成為長官「不成熟的問題與揣測」下的受害者。
 
 
那些「違背法家管理模式」的部隊那些事4:回頭講懲處
 

        韓非子曰:「賞罰者,邦之利器也」、「賞罰者,利器也。君操之以制臣,臣得之以擁主」、「古之善用人者,必循天順人而明賞罰。循天則用力寡而功立,順人則刑罰省而令行,明賞罰則伯夷、盜跖不亂。如此,則白黑分矣。很神奇的是,儘管「賞罰分明」根本是領導統御的ABC,但我們卻經常看到莫名其妙的懲處,比方說……
 

  1. 軍用星光夜視器從庫房裡神秘消失,為何懲處的是「名義保管人」,而不是每天負責清點的二清軍官?
  2. 超大台的液晶電視從中山室憑空消失,為何懲處的是安全士官,不是「有能力把電視運出軍營」的嫌疑犯或「看門看到電視都能搬出去」的待命班?
  3. 整排冷氣一夜之間掉進軍營裡的百慕達三角洲,好啦,我是沒聽說有誰被懲處,但是報出這種事,為何可以有人沒被懲處?
  4. 營部電腦USB被偷插而且抓不到嫌疑犯,為何營輔導長硬要找個好講話學歷低看起來最容易說服他背黑鍋的傢伙去扛罪?
  5. 一個軍營加油站的油槍可以壞半年,這種事為什麼可以拖半年,外面有哪間加油站的油槍,可以一次壞半年?
  6. 退伍前幾天我擔任安官時沒對士官長敬禮,所以被他罰站;其實我是故意的,被他噹我也覺得無所謂;不過幾天後他找我道歉了,理由是「他不知道我要退伍了。」
 
     
   從第6條看回來,如果不對長官敬禮是錯的,他就不需要道歉;如果他是因為我要退伍了道歉,那這種道歉本身就沒理由成立;如果他是因為擔心「日後我回社會把他兒女怎樣而道歉」,這樣的人格根本不該幹軍人!總而言之,他的所作所為無論賞罰,都無立場可言。案例5的油槍故障可以拖這麼久,很顯然是「修好他不會有福利,不修好他也不會怎麼樣」,既然跑去別人單位也能揩到油,又何必去修復它?至於123這三個案例,賞罰「不循天、不順人、又一點都不清明」的後果是什麼?
 
       
後果就是號令不行,黑白不分,所有的兵卻看得清楚明白:東西不是我們偷的,因為沒人會偷走自己無法銷贓的東西!東西就是「你們」偷的!「你們」偷東西卻要「我們」頂罪?你們吃香喝辣卻要我們被懲處?你們闖禍卻要我們收拾?當長官「黑白不分」卻要我們唱「軍紀歌」的,看到你們這些臉孔,我們應該想什麼?
 
       「
安危在是非,不在於強弱。存亡在虛實,不在於眾寡。(安危)」你們沒是非,所以國軍虛而不實,不就這樣嗎?

 
 
那些違背法家管理模式的部隊那些事5:根源在沒有實踐「法」的精神
 
        如果說「法」的基本精神是「白紙黑字,公布公開」,那回頭看國軍問題,狀況就很明顯了:國軍的治理原則,基本上不是「白紙黑字的法規」,而是「前輩怎樣我怎 樣」的「傳統」。舉最簡單的例子,請問技令、參考書、規範、軍規在國軍的地位為何?槍械保養是照技令教還是照「傳言」教?二級廠的各類參考文書是依規定除 放在適當位置隨時待查還是師傅說什麼算什麼?「么五洞洞兩」表是裝備負責人填寫還是不知道誰寫的?其實所有武器裝備運作保修都有詳細的文書規範,但是國軍 基層部隊有依「法」執行嗎?
 
        單兵裝備我只操作過T65K2T91步槍與T85榴彈發射器,老實說關於以上武氣的操作保養,部隊長官不曾以詳圖解釋其原理,不曾以詳細文書說明拆解保養之道,二級廠內技令文書更是散亂,單兵武器的保養操作說真的就靠口耳相傳,若要問「T91
步槍的傳動原理為何」應該可以問倒一掛人,所以為什麼說「國軍武器通常不是操到壞,而是保養到壞」?原因很簡單:因為「經常沒有照技令保養!」比方技令有說「肥皂水可以清槍」嗎?我哪知啊!我根本沒讀過啊!(PS.在欠缺CPL油的情況下,肥皂水其實是有效的清槍手段,問題在「清槍後」的處置,會導致一把槍的不同命運,所以回到規章問題:我們真的有「照規章辦事」嗎?)
 
        華人不喜歡遵守法令規章,推回歷史上的起因,在「秦法嚴苛」,秦亡以後無論朝野,沒多少人敢公開挺法治,長久以來維繫社會的是人情義理「敦厚」的倫理,而不是一板一眼「無情」的法治;在農業社會,的確「家族倫理/社會規範+刑法」也就差不多夠用了,現代社會呢?
 
       
華人文化傳統討厭法家,根源在「法」的本身就「無情」,但我們的文化傳統基本上講究「有情」,有趣的是在接受西方文化這麼久之後,最後一個最講究「有情」的 大型集團,似乎正是「國軍」;更由於它的本質是封閉而不易被外界檢視的,所以內部運作上,它依然更趨近於「人治」而不是「法治」……
 
       所以,
「依人不依法」始終是國軍內部管裡的大問號,至於我說的是不是事實,當過兵的,不都知道嗎?

 
 
平議軍隊與民間的對立
 
        職業軍人經常很困惑,為何民間對軍隊,好像就是有相當程度的對立?再怎麼努力救災,事後還是經常被怪罪。其實一件複雜的問題不會只有簡單的成因,軍隊與民間的對立,遠的可以從歷史文化分析,近的就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事了。
 
        從歷史文化分析,華人文化基本排斥軍隊,原因很簡單,中國自古是農業立國,「戰事」和「農事」獲利相反,彼此衝突;戰事對農事無益,不止戰敗無益,戰勝同樣 也無益;先秦諸子思想唯有法加重「耕戰」,其他包含兵家在內,都認同「戰爭僅是政治的手段之一,能不打就不打」,畢竟農業破產後的政治責任,是誰都擔不起 的。所以即使秦始皇統一天下,他對「打外患」都沒多大興趣,因為算一算就是不划算,花錢扁鄰居扁到破產,還不如圍牆來收稅來當個萬世皇。
連秦始皇都對「打老外」沒興趣了,你就知道為何被叫「武帝」「武宗」的其實都是貶意:「武帝」「武宗」若是放在西方世界,那非多立幾個銅像記在凱旋門歌功頌德不可,哪向中 國史官是用「窮兵黷武」來批判自家己的東家。連「皇帝」愛動武都會被列入負評以警後世,「一般風氣」還用說嗎?
 
        更慘的是從1415世紀開始,中國的性格就從外放走入內向,宋代打不過外國人,熱中開門做生意;明代打不過外國人,索性連生意都不給做了;至於清代根本就是外國人,
「外來政權」會希望「本土」有尚武精神嗎?你看KMT不 就知道了?更何況清代還搞了個「把關雲長升格成武聖」的鬼,大家不覺得奇怪嗎?關雲長既然是「武聖」,為何「武聖」標榜的不是「武道精神」反而是「忠義精 神」?其實關雲長真的不怎麼會打仗啊!他被捧成「武聖」而且捧他的原因是「忠義」,請問「忠義」與「武聖」有直接必然關係嗎?
 
        說真的滿清韃子夠厲害,移花接木讓大家講「忠義」卻故意不提「尚武」,果真殖民成功;更何況也別忘了滿清政府是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的,漢人成為軍事首長是到哪個年 代的事啊?若非政權飄搖即將失去掌控,滿人也不會讓漢人出來領兵作戰;漢人既然都被壓抑這麼久,加上從宋代以來國家一直維持在內縮傾向,這民族要是還能維 持尚武精神,不也是怪事?
 
        清代以後的歷史,大家也都熟了,不管是被中國管還是被日本管,反正對「政府」來講,最怕的無非是「民亂」,所以無論中國政府或日本政府,當然都極力壓抑地方的尚武風氣,搞到最後「中華民國」雖然幾乎男丁通通當過兵,這民族卻幾乎沒有尚武的風氣,因為從古至今,從上而下,「尚武」不但經常被政府鼓勵,甚至到後來還不斷 被排擠,這風氣下「軍人」會有尊嚴?可能嗎?
 
       
文化風氣選擇會直接影響行為準則,軍人社會地位取決於文化環境,戰國兩漢時代所謂的「士」文武兼修,所謂「儒」,能為「儒將」者不少;唐代士人猶尚軍旅,從 軍報國可建功立業分紅,就算不能出將入相娶富家女做人上人,至少能拿來嘴泡文章流傳後世。「武士」失去地位的時代,還是從宋代起算,宋代武士失去社會地位 的原因其實和現代一樣,因為大家都知道……
 

  1. 兵養了還不是打不過人家!
  2. 養兵其實不是國防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養兵是為了挽救失業率)。
  3. 當做兵不是為了「救國救民」而是「就窮」;當養兵不是為了「扁人好分紅」而只是為了「準備打場打不贏的仗」,不對士氣會如何?市民觀點會如何?那麼,又是怎樣的人會去當兵?
 
        宋朝出了個專有名詞,叫「賊配軍!」這詞曹操沒聽過,唐朝邊塞詩人也沒聽過,但「賊配軍!」一詞說出了宋朝「兵」的來源社會地位。如前所述,宋代以降國勢不 是內縮就是外來,內縮政權既然打不過敵人當然就不會太努力經營,外來政權則只享用自己人經營不敢用本地人經營,在這樣的環境下,「國軍」要擁有社會地位, 當然就難了。

 
 
    回到現實面來講,為何會對國軍落井下石的人那麼多?來分析一下心理因素:
 
        當過兵的都知道,國軍一堆鳥事;其實平心而論,出社會同樣也一堆鳥事;社會上的鳥事一點都不比軍營裡的少!不管是霸凌吃案貪污還是乾脆動手把自家人做了,其實這些黑心事不管部隊裡還是部隊外,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會有!那既然平平都是做鳥事,為何民間的鳥事不會被拿出來說,部隊的鳥事很容易被拿出來說?
 
        原因很簡單:
第一,役男人生中第一次「社會黑暗初體驗」,極可能就是部隊!在他們知道「原來社會這麼黑」之前,會先發現「原來部隊這麼黑!」如此一來,日後 他們如何可能對部隊有好印象?第二,部隊不但黑,而且部隊支付的薪水,顯然不足以讓任何役男滿意;再怎麼「黑」都拿人嘴軟;要是不但黑而且「封口費」都付 不起,役男回家以後會怎麼說呢?第三,民間的鳥事,民間單位要後果自負;民間單位一樣可以霸凌吃案貪污還是乾脆動手把自家人做了,但若惡搞完把自己搞掛 了,那就真掛了;總而言之,民間單位惡搞完後果自負!那麼部隊是盈虧自負的地方嗎?
 
        民間單位惡搞會倒閉,部隊惡搞只會被敵軍倒閉但既然大家心裡有數的是我們應該不會真打仗……
所以你說,所有認為「惡搞該會倒」的民間人士,會怎麼看待「怎麼惡搞都不會倒,還有退休金可以領」的部隊人士?
 
        老實說,即使是美軍日軍,偽造文書官商勾結的弊案也不會少(最著名案例是M-247那起醜聞),但因為美軍是真的會被「敵軍」嚴格檢視的單位,所以測試流程和驗收程序,也都是國際級的嚴苛,「真的要上戰場」的壓力,壓縮弊案的可操作空間。 何況因為「真的要上戰場」,所以美軍不會有太多閒工夫讓部隊幹鳥事;後而且因為要求嚴格,所以經常打勝仗,因為經常打勝仗,所以擁有社會地位……反過來說,韓戰結束時,美軍擁有崇高的社會地位嗎?越戰結束時,美軍有崇高的社會地位嗎?
 
       人的好惡,原則一來自文化傳統,原則二來自個人感受;「好男不當兵」是14世 紀以來華人的文化傳統(其實不止華人社群如此,真正實行募兵制的國家,募到「好男」的機率也沒多高);至於「個人感受」嘛,景氣好的時候,當兵當然是最後選擇;景氣不好的時候,當兵是逼不得已的選擇。這樣的環境逼得世界各國其實都不得不出高薪買兵,但結果就是「景氣好的時候,誰會看得上當兵的?但景氣不好 的時候,大家看你拿『高薪』,又會怎麼想?」
 
        人性很複雜,也很簡單,做兵的經常不理解「救苦救難救災國軍都有一份,為何民間社會在不需要我們的時候就不鳥我們?」
其實道理很簡單,你爹娘從小幫你把屎把尿照顧你這麼久,你抱怨爹娘的意見多?還是抱怨朋友的意見多?
 
        恩情廉價,人情冷暖,世態如此;國軍如果真要扭轉國人的形象,方法說穿了,只有一個,就是去打一場勝仗!否則別忘了一件最基本體驗:很多役男的第一次「社會真黑暗」的印象,就是在部隊裡建立的!
拿到退伍另走出部隊大門,他們就開始刪手機裡的電話號碼!雙方關係本如此,為何「民間與部隊對立」?答案不是很明顯 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