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滄浪之水」的本義,不知道就別拿出來考!

      只要讀者認真點推回去找原文,就會會發現這一句話,漁父跟孔子都說過,可是在不同的文本裡,便有不同的解讀:我們先看《孟子》:
 
孟子曰:「不仁者,可與言哉﹖安其危而利其菑,樂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與言,則何亡國敗家之有﹖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聽之!清斯濯纓,濁斯濯足矣,自取之也。』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謂也。」《孟子.離婁上》
 
在這段話裡面,孔子聽到小朋友唱著「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就告誡學生「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換句話說,孔子把這首歌解讀成「清水可以洗帽帶,濁水卻只能洗腳;所以啊,你這個人是乾淨的還是污穢的,決定權可是在你自己手上!」照孔子的理解,這段話當是「榮辱自取」無疑,因為洗腳水不能拿來洗頭,你當然也可以拿洗腳水洗頭啊,反正髒的人就是你自己嘛!所以孔子是藉由滄浪之水說明「你要變成怎樣的人,決定權在你!」
 
可是這段話如果是出自〈漁父〉,就不能說解釋作「榮辱自取」,而是「與其改變世界,不如隨順變化」了,因為漁父的故事是什麼?
 
屈原既放,游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漁父〉
 
這故事是屈原被放逐以後,與漁夫的對話;這段話大意是屈原非常堅持自己的清白、自己的清廉、自己的乾淨,他的心中容不下任何一絲污垢,因此漁父才會勸諫他說:「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但是像屈原這種有道德潔癖的人,是聽不下去的,所以他說「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意思是「洗乾淨的身體,當然只能搭配洗淨的衣物,我乾乾淨淨的身軀,怎能接觸不乾不淨的衣帽呢?」由於屈原是藉由「洗澡」的原則申論他對道德的堅持,漁父才會順著屈原的話,接下去說:「乾淨的水洗可以帽帶,不潔的水卻也可以洗鞋子,大家混你就跟著混,大家醉你就跟著醉,不乾不淨的是環境又不是你,逢場作戲只是配合演出,你才不會活得那麼痛苦;與物浮沉,與時推移(不管清水濁水,只要自己把持得住,你還是一樣乾淨啊!)」可是這兩則對話接在一相比較,出題者沒意識到的大問題就來了。
 
孔子說的滄浪之水,跟漁父說的滄浪之水,意思,正好衝突!孔子確實用滄浪之水來說明「榮辱自取」,可是漁父卻是用滄浪之水說明「與世推移」;偏偏「榮辱自取」與「與世推移」在概念上有相當程度是相左的!因為前者對世間採取的是「抉擇」的態度,後者為世間採取的卻是「隨順」的態度;前者的抉擇是不成功變成仁,當「生」與「義」發生衝突,只有捨生取義,這是屈原的路線、道德實踐得路線、也是儒家的路線。相反的,「與世推移」追求的是「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遊刃必有餘地」的隨遇而安、全性保真、任化流行、與養生之道;漁父的路線也就是道家的路線。但是同樣一句「滄浪之水」,儒家的解讀是「榮辱自取」,道家的解讀卻是「隨遇而安」,如果出題者沒搞清楚這句話在不同的詮釋系統下,會有不同的結論,拿這種考題考學生,不正是凸顯自己的學養,也跟學生一樣有待加強嗎?
 
不管是「榮辱自取」還是「與世推移」,兩者其實都是很高的境界。屈原是接近伯夷這一型的人物,孟子說伯夷這種人「治則進,亂則退」、「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惡聲」,他「不以賢事不肖」,這種人叫「聖之清者」。漁父則接近柳下惠之流,柳下惠「不羞汙君,不辭小官」所以可令「鄙夫寬,薄夫敦」;著名的「坐懷不亂」就是柳下惠,所以說柳下惠是「聖之和者」。孟子認為兩者都是仁者、聖人,不過孟子較不欣賞柳下惠,畢竟「坐懷不亂」的「坐懷」本身,就以經潛伏「亂」的因子。所以漁父的選擇,其實也沒有他講得那麼簡單!畢竟要浮沉於世而不與世浮沉,真正要讓自己做個無心的人,難度可能比一死了之還大!
 
上面倒屬第三句,光是「無心」的「心」的定義,儒家和道家也是不一樣,甚至儒家自己也有很多種解釋,出題老師該不會連這種自己都未必搞得清楚的專業知識,也要拿來考學生吧?
 
(「漁父」那段,本文不採「同流合污」的解法,因為這樣把文本的高度降低了;這裡採取老莊的觀點解漁父,我認為這才是足以與屈原對話的高度。隔了一學期才發現這老師題目出錯,看樣子本人學藝也不怎麼精。)

(與世推移,哪那麼簡單,真的踩進世間,人事凶險要無心應對,可得修很久!)

============================================================

茲節錄孟子論伯夷、柳下惠原文於下:
 
孟子曰:「伯夷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惡聲。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則進,亂則退。橫政之所出,橫民之所止,不忍居也。思與鄉人處,如以朝衣朝冠坐於塗炭也。當紂之時,居北海之濱,以待天下之清也。故聞伯夷之風者,頑夫廉,懦夫有立志。伊尹曰:『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進,亂亦進。曰:『天之生斯民也,使先知覺後知,使先覺覺後覺。予,天民之先覺者也;予將以此道覺此民也。』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婦有不與被堯舜之澤者,如己推而內之溝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也。柳下惠不羞汙君,不辭小官。進不隱賢,必以其道。遺佚而不怨,阨窮而不憫。與鄉人處,由由然不忍去也。『爾為爾,我為我,雖袒裼裸裎於我側,爾焉能浼我哉﹖』故聞柳下惠之風者,鄙夫寬,薄夫敦。孔子之去齊,接淅而行。去魯,曰:『遲遲吾行也。』去父母國之道也。可以速而速,可以久而久,可以處而處,可以仕而仕,孔子也。」《孟子.萬章下》
居下位,不以賢事不肖者,伯夷也。五就湯、五就桀者,伊尹也。不惡汙君,不辭小官者,柳下惠也。三子者不同道,其趨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君子亦仁而已矣,何必同﹖《孟子.告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