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薄醉搖柔翰,語不驚人也便休

關於部落格
文章明心,照片見性,這裡討論人文、攝影、人生哲學(留言需登入才可觀看,無意登錄者請留下聯絡方式。與學術及私人友誼無關者,恕刪。)
  • 598961

    累積人氣

  • 10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儒門敗類或知所進退?論叔孫通

史記的人物評論標準,是很有學問的:一個儒家人物,如果獲得儒家金律評價,那就是正評;一個道家人物,若如果得道家金律評價,那也是正評;可是一個儒家人物,若是獲得道家金律評價,這狀況就有鬼了!一個儒家人物為何會用道家金律來評價?那就表示他不是儒,也不是道,他是隻首尾兩端的蝙蝠!既然這樣,司馬遷就直接罵他沒節操就好嘛!偏偏要罵他沒節操還有技術問題,畢竟人家可是當過太子太傅的人物呢!你要罵太子太傅沒節操,就是罵當今皇上的老師沒節操,皇上的老師都沒節操了,皇上難道有節操?……再這樣搞下去,大家都甭混了!司馬遷轉了個彎來罵人:「你這儒家人物,真是個道家典型」,這是罵人不帶髒字,就是說他沒節操!

叔孫通是儒家大師,但「天地有正氣」的忠孝節義,與他一概無關。他本是秦朝官員,秦末革命四起時,他既不要求執政當局進行改革,也不辭官歸隱追尋自己的前途;他一面在秦宮混吃等死,並且欺騙秦二世「外頭只有盜匪,根本沒啥革命!陛下不用擔心」,其實叔孫通的「盜鼠竊狗盜[1],等同趙高的「指鹿為馬」;只不過趙高因為始終就是個秦國人,所以他的壞,被漢朝人死刑定讞;至於叔孫通這「秦國叛賊」最後當起大漢「太子太傅」,連帶「叔孫通版的指鹿為馬」也就「就地合法化」,只剩司馬遷不識相的奏他一本。
 
言歸正傳,叔孫通儘管嘴巴上跟秦二世說:「外頭沒革命,只是小盜匪」,但聰明如他者,早就看出秦政必亡,落跑為上。騙了秦皇以後,就開始四處投靠新東家找新生涯:他先去投靠項梁,結果項梁兵敗被殺;再去投靠楚懷王,接著又改屬項羽,等項軍在彭城被劉邦一度擊敗時,這傢伙又投靠了劉邦。奇怪的是,從此以後他就不跑了,雖然劉邦陸續還吃了幾次敗仗,但此後叔孫通卻打定主意定下來。
 
司馬遷沒說劉邦究竟有何本事,讓變節成性的叔孫通下定決心不走了,倒是記載了另一件事:大家都知道大流氓討厭儒家討厭儒生更討厭儒服,所以叔孫通就果斷把他的儒服給脫了,他穿起老劉家鄉味,這下老劉樂了
[2],不知道這算是沒節操?還是識時務?
 
接下去叔孫通開始侍奉梟雄,戰爭期間,叔孫通沒啥大功,他推薦的人物都是「群盜壯士」,沒一個是儒生
[3]。直到戰爭終於結束,好不容易打完仗的劉邦赫然發現,戰爭結束後,以前那些很有用的終極戰士們,現在沒啥鳥用了:扁人容易治人難,殺人容易管教難,現在天下都是我家,老劉卻發現他那群猛將含他自己在內,「治國」學分都得全部重修,於是潛伏很久的叔孫通,終於翻紅了。
 
叔孫通終於等到鹹魚翻身,其實他不止翻紅,他根本爆紅,因為老劉終於發現「打天下」沒用的儒生,對於「管天下」,實在很有用!叔孫通拿下「規範制訂權」--諸將領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以後只能服從於叔孫通先生制訂的遊戲規則;本來老劉還私下擔心「規範不要寫太難!我怕老子學不來!」
[4]直到「朝儀」正式實施那一天,眼見以往每次開會都醉到「拔劍擊柱」的「諸侯王」們,居然全部「振恐肅敬[5],看到這畫面的老劉瞠目結舌,這才知道原來「規範」這麼有用,講了句完全符合他習性的話:「幹!老子現在終於知道幹皇帝的爽,到底是爽在哪了!」[6]
 
附帶一題,這「規範」當然不是儒家規範,其實根本是法家規範!
 
從此以後的叔孫通,當然平步青雲,以前他是秦博士,現在成了漢博士,然後接了太子太傅一職,對於西漢前期的政治安定,他發揮了一定程度的影響力
[7],但整起事件如果詳細來看,爭議性其實很多!最大的爭議在於:「一個真正的儒家人物,『應該』這麼做嗎?」
 
真正的儒家,該有氣節,該有骨氣,「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當老闆理念與自己不合時,孔子的做法是辭職;當老闆理念與自己相反時,孟子的建議,是辭職或換人作老闆。如果依照儒家本有的家規,老闆問話,能騙他嗎?老闆不聽自己建言,能不辭職嗎?老闆不喜歡自己的意識型態,你就該接受他的意識型態嗎?老闆要你制訂規範,儒家原始規範不是說君臣屬於「相對關係」,你該背叛祖宗家法,把「相對關係」改寫成「絕對關係」嗎?
 
叔孫通成了一面哈哈鏡,映射出大時代中書生的醜態、悲哀與進退失據,當初叔孫通在秦宮指鹿為馬,真正說實話的儒生,都被處分了,他卻靠「媚上」逃過一劫。後來他帶著上百儒生投靠漢高祖,在戰事期間,卻也從不推薦他們;當時弟子大罵,他倒是說「你們就先忍著」。等到劉邦真的需要叔孫通,他所儲備的「備用儒生」真的有機會晉用,這時願意隨叔孫通雞犬升天的人,有上百位,不願意去的,卻只有2
[8]。這兩人認為叔孫通的所作所為根本是炒作,叔孫通則反唇相譏說這兩人真是迂腐。叔孫通究竟是「識時務者為俊傑」或是無恥勢力機會主義者?答案可能是「以上皆是」,司馬遷對叔孫通的評價是「大直若詘,道固委蛇」,有趣的是這兩句話,不是儒家的金律,而是道家的金律;在道家的認知,身而為人要隨順自然,與化為人,隨波逐浪,乘道德而浮游;要到達目的,地圖上的直線未必是最近距離,順其自然的繞彎前進,說不定反而更順利;所謂大直若詘,「直」可以用「曲」來成全,真心求「直」,反而是造作。那麼「委蛇」又是什麼意思呢?意思是「你變成這樣,我就變那樣」,你若是風,我就當草,何必當棵被風吹倒的大樹?你若是水,我就是山凹,讓你在我上頭流過,何必當什麼「中流砥柱」?所以在面對逆境時,道家的主張以「順其自然」為第一義,當然若依照黃老家的解釋,人除了「順其自然」其實也能「操作自然」,一旦你掌握自然運行的規律,你就可以反客為主的主導大局。同時其的張良與陳平,正是這類「觀察自然,運用自然,並操作自然」的道家人物。
 
問題是,「大直若詘,道固委蛇」難道是儒家認可的價值觀嗎?
 
儒家認可的價值觀,終究是「篤信好學,死守善道」,當個人理想與上司理念衝突時,孔子的建議是「辭官」;當個人信念與國家走向衝突時,孟子的建議也是「你不走,就我走」;當自家上司根本也沒什麼意願採取自己理念時,無論孔子或孟子,都是主張「回家吃自己」的。那麼叔孫通與他的學生們,真的是儒家門徒嗎?
 
事實證明,掛儒家招牌真正實踐儒家思想的人物,其實就是2
%,其實叔孫通的儒家團隊,才真是儒家的罪人,當初打天下時,他們「竊罵」叔孫老師都沒推薦自己學生,卻不想想自己到底有何能耐被推薦?等到叔孫通帶著大家飛上枝頭做鳳凰,這群儒生馬上改又口說:叔孫生誠聖人也,知當世之要務。[9]當年沒位子坐就「竊罵」,分了一杯羹馬上改口喊「聖人」,這批儒生的節操又在哪?由是觀之,叔孫通師徒也不過蛇鼠一家親,那麼到底是那上百儒生沒節操?還是那兩位不合作的太迂腐?
 
司馬遷想破頭都給不出的評價,我們就不用想破頭,我們只要知道這就是官場,這就是人間;至於最後一個問題,在於劉邦為何總有辦法收服「變節者」,而且老是讓「變節者們」從此就不變節了?這是個大哉問,可惜司馬遷描述不多,不然「讓劈腿慣犯從次此不劈腿」,根本神技啊!司馬老師怎麼可以為了討厭劉家人,不肯好好寫清楚呢?



[1]叔孫通是這樣成為博士的史記劉敬叔孫通列傳:「叔孫通者,薛人也。秦時以文學徵,待詔博士。數歲,陳勝起山東,使者以聞,二世召博士諸儒生問曰:『楚戍卒攻蘄入陳,於公如何﹖』博士諸生三十餘人前曰:『人臣無將,將即反,罪死無赦。願陛下急發兵擊之。』二世怒,作色。叔孫通前曰:『諸生言皆非也。夫天下合為一家,毀郡縣城,鑠其兵,示天下不復用。且明主在其上,法令具於下,使人人奉職,四方輻輳,安敢有反者!此特群盜鼠竊狗盜耳,何足置之齒牙閒。郡守尉今捕論,何足憂。』二世喜曰:『善。』盡問諸生,諸生或言反,或言盜。於是二世令御史案諸生言反者下吏,非所宜言。諸言盜者皆罷之。迺賜叔孫通帛二十匹,衣一襲,拜為博士。」
[2]史記劉敬叔孫通列傳:「叔孫通儒服,漢王憎之;迺變其服,服短衣,楚製,漢王喜」。
[3] 史記劉敬叔孫通列傳》:叔孫通之降漢,從儒生弟子百餘人,然通無所言進,專言諸故群盜壯士進之。弟子皆竊罵曰:「事先生數歲,幸得從降漢,今不能進臣等,專言大猾,何也﹖」叔孫通聞之,迺謂曰:「漢王方蒙矢石爭天下,諸生寧能鬥乎﹖故先言斬將搴旗之士。諸生且待我,我不忘矣。」漢王拜叔孫通為博士。
[4]史記劉敬叔孫通列傳》:漢五年,已并天下,諸侯共尊漢王為皇帝於定陶,叔孫通就其儀號。高帝悉去秦苛儀法,為簡易。群臣飲酒爭功,醉或妄呼,拔劍擊柱,高帝患之。叔孫通知上益厭之也,說上曰:「夫儒者難與進取,可與守成。臣願徵魯諸生,與臣弟子共起朝儀。」高帝曰:「得無難乎﹖」……上曰:「可試為之,令易知,度吾所能行為之。」
[5]漢七年,長樂宮成,諸侯群臣皆朝十月。儀:先平明,謁者治禮,引以次入殿門,廷中陳車騎步卒衛宮,設兵張旗志。傳言「趨」。殿下郎中俠陛,陛數百人。功臣列侯諸將軍軍吏以次陳西方,東鄉;文官丞相以下陳東方,西鄉。大行設九賓,臚傳。於是皇帝輦出房,百官執職傳警,引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奉賀。自諸侯王以下莫不振恐肅敬。至禮畢,復置法酒。
[7]史記劉敬叔孫通列傳》:漢九年,高帝徙叔孫通為太子太傅。漢十二年,高祖欲以趙王如意易太子,叔孫通諫上曰:「昔者晉獻公以驪姬之故廢太子,立奚齊,晉國亂者數十年,為天下笑。秦以不蚤定扶蘇,令趙高得以詐立胡亥,自使滅祀,此陛下所親見。今太子仁孝,天下皆聞之;呂后與陛下攻苦食啖,其可背哉!陛下必欲廢適而立少,臣願先伏誅,以頸血汙地。」高帝曰:「公罷矣,吾直戲耳。」叔孫通曰:「太子天下本,本一搖天下振動,柰何以天下為戲!」高帝曰:「吾聽公言。」及上置酒,見留侯所招客從太子入見,上迺遂無易太子志矣。
[8] 「於是叔孫通使徵魯諸生三十餘人。魯有兩生不肯行,曰:「公所事者且十主,皆面諛以得親貴。今天下初定,死者未葬,傷者未起,又欲起禮樂。禮樂所由起,積德百年而後可興也。吾不忍為公所為。公所為不合古,吾不行。公往矣,無汙我!」叔孫通笑曰:「若真鄙儒也,不知時變。」
[9] 「諸侍坐殿上皆伏抑首,叔孫通因進曰:『諸弟子儒生隨臣久矣,與臣共為儀,願陛下官之。』高帝悉以為郎。叔孫通出,皆以五百斤金賜諸生。諸生迺皆喜曰:『叔孫生誠聖人也,知當世之要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